您的位置:炫书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 > 第113章 黑道的手段
    第113章 黑道的手段

    就在邵华阳在酒店和叶子楣吃早餐的时候,尖沙咀,大明星秦祥林所住的别墅。

    秦祥林搬来这栋别墅是在两年前和林青霞订婚的时候,当时虽然林青霞答应和他订婚,但是并没同意和他同居,更别上床,按照林青霞的话,是“还没结婚,不能做那种事情”。为此,秦祥林只好退而求其次,搬来林青霞所著的别墅的不远处居住。

    这一大早起来,秦祥林却是有些心绪不宁,昨晚上他给林青霞打电话,却发现林青霞有些不对劲儿,当时林青霞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几次自己和她起事情,她都一时没回过神来,秦祥林确实很爱林青霞,就提出想过来看看她,可是却遭到了林青霞的严厉拒绝。

    没办法,秦祥林只好打算第二天早上在过去。

    而此时,秦祥林起床之后,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然后来到饭厅,一个五十多岁、相貌慈祥地大妈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早餐了。

    这个大妈姓李,是秦祥林请来的保姆,平时秦祥林都叫她李妈,为人和蔼,做的饭菜也是一流,这两年二人倒是结下了不少的友谊。平时有记者想从李妈这里知道秦祥林的隐私,但都被李妈很果断地拒绝了。

    本来李妈一开始也对秦祥林这种大明星有所畏惧,但是久而久之,眼见秦祥林也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也就放下心来,专心工作。

    此时,餐桌上已经倒好了新鲜的牛奶,两盘切好的面包,一碟香肠还有一碟荷包蛋。

    李妈看着秦祥林过来,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痛色,接着道:“秦先生,你来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要去拍戏吗?”

    秦祥林没有看出李妈严重的痛色,而是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椅子上,拿起面包道:“不是,是今天我想早点儿去青霞那儿,所以要早点儿起来!”

    李妈“额”了一声,感叹道:“林小姐有你这样的未婚夫,真是她的幸事啊!”

    秦祥林苦笑了一声,喝了一口牛奶,道:“可惜啊,我在她眼中,永远比不过那个人!”李妈沉默了,看了看那杯牛奶,没有话。

    秦祥林的胃口很好,三下两下,很快就吃完了早餐。他站起身来,随口道:“好了!李妈,那我就出去了,这里麻烦你收拾……”到这里,秦祥林忽然发现额头一阵酸疼,接着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自己的手脚也开始慢慢变得无力起来。

    怎么回事儿?秦祥林眨了几下眼睛,扶住椅子,想要坐下。可是脑袋却是越来越疼和晕。终于,秦祥林支撑不住身子,倒在地上,就此晕了过去。

    李妈看着秦祥林晕倒,脸上没有惊慌,而是出现了痛苦的神色。只听她喃喃道:“对不起,秦先生……我对不起你,但是……但是我也是逼不得已啊!”

    着,李妈转身,走出了餐厅。

    不一会儿,李妈就带着几个黑衣大汉走了进来,其中领头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和邵华阳有过一面之缘的新义安五虎十杰之一的“湾仔之虎”陈耀兴。

    陈耀兴等人走进来,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秦祥林,哈哈一笑,转过身拍了拍李妈的肩膀,道:“好啊!大妈,你干得不错!”接着,陈耀兴挥了挥手,一个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一沓钞票,递给李妈。

    李妈却没有接,脸上阴晴不定,最后才道:“我……我不能要你的钱……我……我只希望你能遵守承诺……”

    “你放心!”陈耀兴哈哈一笑,道,“我过的,只要你把药放进秦祥林喝的东西里面,我就会放了你的孙子!现在我想你回家的话,应该就可以见到你那可爱的四岁小孙子了!”

    李妈默然地点了点头,最后看了秦祥林一眼,心中道:“秦先生,我对不起你,请你不要怪我……”

    李妈走后,陈耀兴对着手下挥了挥手,手下将昏迷了的秦祥林架起,朝外面走去。

    ※※※

    邵华阳从医院里面出来之后,便打算回公司去,今天还要先知道昨日独身的票房,还有,还要召开董事会议,自己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对无线和邵氏进行改革才行。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邵华阳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开车。

    就在此时,邵华阳包里的大哥大响了,邵华阳拿起来接听。

    “喂,是阿阳吗?我是向华强!”电话那头传来了向华强的声音。

    “额,是强哥啊?怎么了?是不是事情办妥了?”邵华阳笑问道。

    “不错!阿阳,秦祥林那小子现在就在我们社团总部的地下室,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不用了,强哥,我就不去见那小子了,按照昨天我们好的做就行了!”邵华阳微笑道。

    “明白了,阿阳,你放心,不出六个小时,我就让你见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们黑道的手段,对付这些所谓的明星,那绝对是万无一失!”向华强笑道。

    ※※※

    香港新义安社团总堂地下室内。

    秦祥林缓缓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个十分陌生的房间里,这个房间不大,四周都是黑色的墙壁,屋里只有一桌五椅,还有自己躺着的一张双人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旁边还有一道大铁门,是开着的,外面看着像是一条灰暗的走廊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秦祥林苏醒后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下一秒,秦祥林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不管这里是哪里,还是先出去再。

    可是他才刚从床上下来,没走两步,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秦祥林还没反应过来,几个黑衣大汉就走了进来,领头的就是刚才带走秦祥林的湾仔之虎陈耀兴。

    陈耀兴走进来,一见秦祥林醒了,不禁脸上一喜,然后呵呵笑道:“哎呀,秦大明星,你可是终于醒了!”

    秦祥林看着陈耀兴等人的打扮,很轻易地就想出了自己是被黑社会绑架了!

    而看着陈耀兴和他身后的几个大汉,秦祥林在看看自己文弱的身板,他很轻易地就得出了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去。

    秦祥林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当下强作镇定,道:“这里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把我抓到这里来?”

    陈耀兴听了,呵呵一笑,走到椅子前面坐下,道:“秦大明星,别急嘛,先坐,坐下再!”

    秦祥林哼了一声,却是不愿意做,不过他不愿意坐,自然有人帮他坐,一个大汉上前,轻轻一推,轻而易举地就把秦祥林推倒了床上坐下。

    陈耀兴呵呵一笑,道:“现在让我来回答你刚才的三个问题,第一个,这里是我们新义安的总堂的地下室;第二个,我们是新义安的人;第三个,我们把你带到这里来,自然是有事要请你做!”

    “有什么事?是要找我拍戏吗?那也不用这样对我吧?!”秦祥林有些不忿地道,心想流氓就是流氓,黑社会开娱乐公司,骨子里其实还是群狼。

    “NO,NO!”陈耀兴微笑摇头道,“我们不是想找你拍戏,你可能误会了!我们是希望你能和林青霞小姐解除婚约!”

    此言一出,对于秦祥林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他心中先是大惊,然后是大怒,立刻跳起来,大叫道:“不可能!你们别做梦了!”林青霞可是他好不容易追到的,连亲都没亲过一口,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

    “别激动啊!这世上没什么不可能的!”陈耀兴嘿嘿笑着看着秦祥林,“我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别做出错误的决定!”

    “没什么好考虑的!”秦祥林一摆手,道,“要我放弃青霞,想都别想!”

    “额!”陈耀兴听了这话,长叹一声,眼中却是流露出一丝兴奋。他缓缓站起身来,道:“既然你不听我们的劝告,那我也不多!只好对不起了!”

    秦祥林听了这话,不禁一惊,心中登时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他缓缓倒退两步,道:“你们想干什么?”

    陈耀兴一脸怪笑地看着秦祥林,然后拍了拍手,两个手下便转身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一个手下扛着一台摄影机走了进来,另外一个则是带着一个浑身赤裸、身材丰满的黑人女子走了进来。

    看到这一幕,秦祥林哪里还不明白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啊?他立刻大叫道:“你们……你们太卑鄙了!我不会放过你们……”

    他话还没完,两个大汉已经架住了他。另一个大汉从怀里取出一根针剂,陈耀兴笑道:“秦大明星,这个针剂名叫老人雄起,是美国一个名叫……叫什么咱们别管,就是美国一个很淫荡的医学家发明的,这个针剂只要一打,就算是八十岁的老爷爷,也能够雄起啊!哈哈哈哈……”

    “你们……你们这帮禽兽,人渣……我……我……救命啊!来人啊!”秦祥林吓得面如土色,拼命挣扎,但是他一个文弱之人,如何能够和这些黑社会大汉对抗?很快就被按在床上,被脱去了全身衣服,注射了针剂。

    很快的,秦祥林便浑身泛红,神志迷糊,下体那玩意儿很自然的挺了起来。

    陈耀兴看了秦祥林那玩意儿,心中一阵鄙视,道:“还大明星呢!玩意儿就那么大,银杆蜡枪头,中看不中用!”着,陈耀兴对着那个黑人女人挥了挥手,那个女人眼中闪现出了强烈的喜悦,快速走到秦祥林身边,对着已经“性致勃勃”的秦祥林扑了上去。

    同时,摄像机,也对准了床上纠缠在一起的二人……

    ……

    半个小时后,黑人女人已经满足地离开了,秦祥林也恢复了神智,此时一脸的懊悔、担忧、惊恐,各种情绪涌上心头,都快把他逼疯了。

    陈耀兴戏谑地看着秦祥林,道:“秦大明星,刚才如果你一口答应,不是就没事儿了嘛?现在我想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了,要么答应我们的要求,要么,嘿嘿,这卷录像带,我们只好寄去报社了!到时候你秦大明星一定会红遍港澳台的!哈哈哈……”

    秦祥林眼中充满了绝望,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陈耀兴,一字一顿地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陈耀兴冷笑道,“因为一位大人物看上了你的未婚妻,这个答案你满意吗?!秦大明星?并且我要告诉你,他们昨天可是已经上床了!”

    秦祥林听了,不禁惊得呆了,一想起昨晚的林青霞的不对劲儿,秦祥林的身子,不禁凉了半截。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