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拉拢

正文 第八十四章 拉拢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晨光并没有参与沈汵和洛碧帆之间,只是借给他们一间静室,让他们单独说话。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洛碧帆先出来了,眼睛红红的,眉宇间却多了几分灵气,不再死气沉沉。

    “二嫂嫂,我先回去了。”洛碧帆笑得和当姑娘时一样腼腆,咬了咬嘴唇,深深地福下去,“今日之事多谢二嫂嫂。”

    晨光也没问他们谈话的结果,笑说:

    “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若想找人商量,尽管来找我,我呆在王府里也闷,妯娌之间,原该多走动的。”

    “是。”洛碧帆含笑应了。

    洛碧帆走后,沈汵方才从花厅里出来,走到晨光面前,深深地施了一礼,说道:

    “多谢二皇嫂!”

    晨光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

    “私奔可不是个好主意。”

    沈汵一愣,旋即笑道:“不会的,我们不会连累二皇嫂,也不会做那种不知事的孩子才会去做的幼稚事。”

    晨光见他虽然这么说,眼神却是并不打算放弃洛碧帆的意思,心下便了然了他二人商谈后的决定,莞尔一笑。

    “往后若是禹王殿下有什么事不方便直接和我们殿下说,可以来找我,我会帮忙转达的。”

    沈汵微怔,用惊讶的眼光望向晨光,他一直以为晨光是天真无害的,不过仔细想想,她和二皇兄已是夫妻,又感情甚笃,她作为容王妃替夫君谋划也是正常的。

    龙熙国四个已成年的皇子,太子和容王分庭抗礼,三皇子景王看上去既是太子党,实际上又和容王很亲近,飘忽不定的立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大概不想归属于任何一派。

    只剩下他这个禹王,不争不抢,所以没有人注意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能让碧帆死在景王府,他必须要将她从景王府里弄出来,沈淇是阻拦他的一堵墙,要想救出碧帆,这堵墙必须推倒。

    沈汵自身实力不够,但这并不是说他没有自己的势力,他的外戚虽不在六卿之列,却是皇子里地方宗族分布最广的一个,现在又有了禹王妃的娘家赵家加入,夺位不够,可他也有谈条件的筹码。

    太子派和容王派,他当然更倾向于柔和睿智的容王派,他唯一担心的是,洛碧帆现在是他的兄嫂,二皇兄能否接受他因为一个现在是他兄嫂的女人归顺。这是皇族最大的丑闻,而二皇兄是很重视皇族名声的,二皇兄能否愿意帮助他如愿,他不敢确定。

    “若不是想帮你们,我是不会让你们进府的。”仿佛看出了他的担忧,晨光笑着说,“只是,你和我们殿下一直没有来往,突然走得近了,只会引人疑惑,所以,还是像平常时那样最好。”

    沈汵心思烂漫,不争不抢,但他并不愚笨,晨光的话他听的很明白,他独来独往惯了,突然和容王府走太近,确实会惹人怀疑,晨光的意思是由她做中间人。

    沈汵前后联想,然后就了然了,她的意思应该就是容王的意思,否则她作为初来乍到的容王妃,又是一个内宅的女眷,怎可能会拉拢他拉拢得如此熟练,这必是容王授意的,若非容王授意,她也没有拉拢他的理由。

    “二皇嫂,我明白了。”沈汵说。

    晨光莞尔一笑。

    等到沈汵都出了府,晨光还坐在院子里,她并不是在晒太阳,她只是不想动。

    呆了一会儿,她突然拉起袖子,细弱的手臂上,雪白的肌肤恍若透明,青色的血管在薄透的皮肤下很明显,仿佛突然膨胀起来的血管犹如树的脉络,粗得吓人,蔓延至整条手臂,一直到被衣裳遮掩看不见的地方,那些泛黑的青色血管一跳一跳地抽搐着,极是难看。

    晨光皱了皱眉,然后委屈地叹了口气,闷闷地趴在石桌上。

    “殿下是不是累了?奴婢抱殿下回房休息吧?”火舞说。

    晨光懒懒地摇头。

    不一会儿,司八蹦蹦跳跳地跑过来道:

    “殿下,奴婢问清楚了,关宁大营那边出了事,容王最早也是月底才能回来。”

    “出事?什么事?”

    “太子的人和容王的人演兵的时候争执起来,双方发生大规模械斗,把容王气坏了。”

    “容王的人也会械斗?”晨光一愣,在她的印象里小润的人都是和他一样斯文涵养城府极深的。

    “听说是那个叫‘薛翀’的起的头。”

    “薛翀?”晨光歪头想了片刻,“啊,就是那个总用眼神骂我‘狐狸精’默默喜欢白婉凝的傻小子!”

    “嗳?薛翀喜欢白婉凝吗?”司八惊呼,双眼迸射出比太阳还要热烈的光芒。

    晨光没接口,她将脸一直在胳膊上蹭,像在挠痒痒,但是一蹭上又会难过的皱眉。

    “殿下,回房吧。”火舞说。

    晨光软绵绵地点了点头,含糊不清地笑道:“小润明天不回来真是太好了,省去好些麻烦。”

    火舞没有回答,弯腰将她抱起来,向玉琼轩走去。

    七月半。

    这一天是名正言顺祭奠鬼魂的日子,箬安城因为这个阴气十足的节日,也变得阴森森的。

    大街小巷都在售卖祭奠的用具,到了晚上,全都是烧纸锭、点河灯、放焰口的,今夜的箬安城,火光点点,鬼气森森。

    沈润在快到子时时进城,因为今夜特殊,晚间不宵禁,仍旧有许多家在做法事超度亡灵,这样的超度大概会持续一整夜到明天早上,尽管已经很小心,马蹄起落处还是溅起了不少纸灰。

    沈润是从关宁县快马飞奔了一整天赶回来的,因为昨天晚上,他突然抓到了想送给晨光的生日礼物,本来想演兵训练结束后回来时再给她,可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夜里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她听说有生日礼物拿时高兴的神情,她从来没过过生日,明天正是她的生日……

    沈润乱七八糟想了一晚上,也没理出头绪,却在天刚破晓时突然心里一动,头脑一热,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若问他为什么会因为是她的生日就急着回来,沈润答不出来,他也不想回答,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急着回来,这是一道很难回答的问题。

    总之他回来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