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一百二八章 谜团

正文 第一百二八章 谜团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润蹙眉:“不是纯妃又是谁?”

    “那宫女说,纯妃只生过二公主,大公主不是纯妃的亲生女。凤冥国曾经确实有一个大公主,若那婴孩存活下来,也的确和王妃的年岁差不多,可那婴孩因为凤冥国皇后难产,一尸两命,母女俱亡,大公主死在胎中,凤冥国不可能有大公主,至于现在的这个大公主是谁,那宫女说她也不知道。”

    沈润的心里冰凉一片,默了片刻,冷声问:

    “这说法你可查证过?”

    “之后属下去打听了凤冥国的皇后,得知凤冥国皇后确实在十七年前难产去世,当时还举行了国丧,这件事许多凤冥国人都记得。”

    “照你的说法,她不是凤冥国的大公主,也不是纯妃生出来的,那她是谁?又是从哪里来的?”沈润冷冰冰地盯着他,沉声问,声音听不出喜怒,从那森森的语气里他感觉到强大的压迫力。

    张兴在这样的威压下,汗如雨下,跪下来请罪:

    “属下无能,关于王妃的来历,属下只查到这一点,其他的没能查出来。”

    沈润没言语。

    张兴跪在地上,垂着头。

    沈润思忖了良久,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又恢复了平静:

    “还有什么?”

    “殿下修书来特地叫属下查凤冥国与龙熙国之间的关系和凤冥国的稀奇事。属下遵殿下之命,走访了圣子山附近的村落,在其中一个村落里遇见了一个瞎了眼的妇人,那妇人说,十八年前,一伙人突然闯进村子,将她尚未满月的儿子抢走,那孩子至今下落不明。属下打听到,在那段时间,也就是二十年前到十五六年前的这段时间,凤冥国国内发生过许多起强抢婴孩的事件。婴儿的父母说,抢走婴孩的不是普通的暴徒,是身穿军服的军人。那些被抢走的婴孩没有人知道下落,被抢走后再也没有回来过,那妇人因此哭瞎了眼睛,却官府不理,投告无门。属下在查访这些人时,还意外打听到另外一件离奇事,每隔一段时间,凤冥国就发生一场大规模的强抢婴孩案,因为都说是官军所为,衙门又无人受理这种案子,所以属下猜测,抢孩子的行为是朝廷默许的,只是不知道凤冥国要那么多婴孩做什么。”

    沈润也不知道。

    张兴的话让他觉得太离奇,简直不可思议,朝廷带头抢婴儿做什么,不管是征军还是募集太监,从婴儿开始收也太早了。难道凤冥国官员集体缺儿子,还是为了国家的未来想要把全国的婴儿集中起来一块喂奶?

    这太扯了!

    沈润啼笑皆非,他百思不得其解。

    “另外属下在其中一个村子里还听说,大概十七年前,湘瀛突然来了一队外国人,那群外国人带来了许多幼童。属下问他们是什么样的外国人,把各国的服饰都给他们看过了,他们说当年那群外国人穿的衣服好像是我们龙熙国的服饰。”

    沈润凝眉,他越听越觉得这件事诡异蹊跷,十七年前,正是晨光出生那一年,那一年凤冥国的皇后因为难产带着凤冥国的大公主一尸两命,可在十四年后,本应该死了的大公主却重新回到凤冥国皇宫。

    同样是凤冥国大公主夭折的那一年,凤冥国许多许多婴儿被抢走。

    同样是那一年,龙熙国居然向凤冥国输送了大批幼童。

    这些诡异的事件连在一块,莫名的,沈润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他想起了晨光冰冷的皮肤,细弱到几乎感觉不到的呼吸,以及她时常发生的长睡不醒。

    沈润只觉得浑身一寒,差一点打冷战。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好笑,晨光活生生软乎乎的,虽然凉了一点,但她是人啊。

    “还有别的?”他淡声问。

    “没有了,属下只查到了这些。”张兴回答。

    “去查一查,十七年前,箬安里是谁带人去了凤冥国。”思忖了良久,沈润开口,低声吩咐。

    “是。”张兴应下,见他没有其他命令,便退了出去。

    “让人跟紧了晨光,从今天起,寸步不离,不管她见了什么人,哪怕是见了一个奴才,也要报给我。”沈润沉声吩咐付礼。

    “是。”付礼应了一声。

    沈润拿起书卷,缓缓地翻了一页,突然问:

    “那天在秀色苑的地道里遇见的女子,还没有找到?”

    “回殿下,属下命人在暗中全面搜查,可是别说踪影,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他小心翼翼地说着,留心去观察殿下的表情,幸好殿下没有发怒,翻阅着书籍,淡淡地说:

    “加人手,快查!”

    “是!”

    晨光回到府里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玉琼轩内灯火通明,只有沈润在才会点这么多灯,晨光一个人时晚上是不会这么明亮的。

    她撇了撇嘴,迈过门槛,果然看见沈润正坐在她常坐的榻上看书,听见动静,他抬起头,温煦地笑说:

    “回来了,吃饭了吗?”

    “在卿懿那里吃过了。小润,你还没吃饭么?”

    “知道你会在卿懿那里吃,我吃过了。”

    晨光觉得今天沈润有些反常,讪讪的点了点头,她转身去内室梳洗,换了家常衣服,出来时沈润还坐在榻上。

    “七国会就要开始了,我接到消息,说你父皇病重,可能熬不过今年冬天。”沈润突然说。

    晨光一愣,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而后眼里闪过一丝难过,接着她哀戚地笑笑,垂下头,那是一种认命了却仍旧伤感的表情:

    “父皇的身体一直不好,我早知道会有这一天的。”

    沈润观察着她的表情,当突然听说一直生病的父亲病情加重即将离世的消息时,她的反应十分自然,情真意切,让人看不出破绽。

    “你想回去吧?”沈润说。

    晨光愣住了,看着他欲言又止了两息,那感觉就像是想任性请求却因为太懂事把任性压下去了。

    “七国会之后我陪你回去一趟吧。”他说。

    晨光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接着变得泪眼汪汪:“真的?”她感动地问。

    “真的。”沈润含笑点头。

    晨光欣喜万分,冲过去,一下子扑进他怀里。

    沈润搂住她的腰,轻轻摩挲着她的背,温香软玉在怀,他朱红的唇勾着,那笑容却不达眼底。

    ……

    沈润走后,晨光疑惑地问火舞:“小润怎么了,看着我时怎么一脸古怪?好像见了鬼似的。”

    “张兴从凤冥国回来了。”火舞说。

    晨光扬眉,过了一会儿,噗嗤笑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