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一百五二章 清算(一)

正文 第一百五二章 清算(一)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崇用警惕的目光看了看司晨,又看了看张伦,他到底是一国之君,很快镇定下来,很快明白过来,他冷笑了一声,瞪着张伦,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好你个吃里扒外的狗奴才,你竟和这个女人是一伙的!她都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叛朕投靠她?你身为龙熙国人,居然做这个凤冥国女人的走狗,意图谋害朕,你这是叛国!你好大的胆子!”

    沈崇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叛国者,他无法容忍,厉声呵斥。他努力积攒着力气,却发现自己身体内的玄力一点都聚拢不起来,这让他心惊。

    以武为尊的大陆,各国皇室都是这样,地位越高的人玄力越高,沈崇虽上了年纪,但还没到无法调动玄力的时候,他不可能聚不起玄力,除非……

    他恶狠狠地瞪着司晨,这个女人是有预谋的,他竟然被她傻子似的外表给骗了!

    “不用再挣扎了,巫医族的药多厉害你是知道的,巫医族钻研人的玄力长达上百年,想散你的玄力再简单不过,毕竟都已经钻研到那个份上了。”司晨淡淡地说,说到最后,她冷笑了一声,如结了霜的蕊瓣,美丽却森寒地望着他,声线很平,却似从地底深处黑暗的幽冥中发出的,“既然你醒来了,该清算的账清一清吧。”

    “账?”沈崇目露狐疑,在处于弱势的环境下,国君应有的镇定傲然的品质被他发挥了出来,他虽然因为四肢无力下意识往床里挪了挪,避开司晨以策安全,可表面上的气势却没有输,即使他已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可他是皇帝,是天子,他冷冷一笑,“你和朕有什么可清算的账?”

    “有许多,多到我都不知道该从哪开始算起了。”司晨捋了一下垂在额角的碎发,重新望向他,声音平静,态度冷淡,落入沈崇耳中,恍若恶鬼一般,冰冷阴森,“该先从哪里算起呢”她轻轻地说。

    沈崇皱着眉,一边警惕地看着她奇怪的表情,一边拼命使力,试图冲开体内被阻塞的玄力。

    张伦看了他一眼,冷笑着道:“陛下别白费力气了,奴才的药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冲开的,强行冲脉只会令经脉破裂,全身爆血而亡。”

    “狗奴才!”沈崇大怒,面容扭曲,叱骂道,“吃里扒外的叛徒!叛国贼!”

    “叛国贼?”司晨语气轻慢,淡淡道,“他又不是龙熙国人,何来叛国?若真正效忠于你,那他才是叛国贼。”

    沈崇微怔,用震惊的表情望向张伦,不可思议地道:

    “不是龙熙国人?”

    “江蓠,听幽的未婚夫,本来就快成亲了吧,那个时候,只要再过七天,听幽就可以离宫出阁了。”司晨清清冷冷地勾着唇角,慢悠悠地说。

    “听幽?”沈崇莫名的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啊呀,”司晨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嘲笑道,“连最心爱的女人的贴身侍女都记不得,看来你也没有多爱她,特地动兵把人从凤冥国抢来,真有一国昏君的风范,这做派,简直比烈焰城的马匪还要张狂。”

    “心爱女人”这四个字让沈崇的心重重一沉,他阴沉地看着司晨,冷声质问:

    “你到底是谁?”

    “殿下,”正在搜宫的火舞提着两只画轴走过来,道,“发现了这个。”

    司晨望过去。

    沈崇亦望过去。

    火舞手中的两只画轴让他的心里一慌,狰狞着面孔厉声喝道:

    “大胆!放回去!”

    司晨瞥了他一眼,笑了一声:“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么?”

    沈崇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

    火舞将两只画轴同时展开。

    一男一女,左边的画上是一个年轻公子,淑人君子,清雅风逸,美如冠玉,风姿翩翩。右边的画上是一个年轻女子,绝代佳人,倾国倾城,章台杨柳,美绝尘寰。

    仔细看上一会儿,看的人会发现,这一男一女在相貌上颇有几分类似,大概是眉眼间那超脱俗世的神韵,让人分外着迷。

    司晨看到画着男子的画像上,右上角用一行锋锐张扬的字写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司晨盯着画像看了一会儿,噗地笑了,回过头,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表情阴森的沈崇,道:

    “这就是你抢女人的理由?”

    “你到底是谁?”沈崇狰狞着眼光,大声问。

    “凤冥国皇后曾诞下一女,在你将她抢回龙熙国之前,她的女儿才刚满月。”司晨语气轻浅地说。

    “她的女儿早就夭折了。”沈崇沉着脸道。

    “只是被送进圣子山罢了。”

    沈崇愣了一下,旋即笑起来,哈哈大笑,他用讥讽的表情望着她,轻蔑地说:

    “所以你是来找朕复仇的?可笑,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朕的龙熙国比你们的凤冥国强大,你的父皇慑于龙熙国的压力,自愿将你的母后献给朕,朕欣然接受,这就是事实。你进入圣子山,是你的父皇将你送进去的,你的父皇为了自己不惜牺牲亲生女儿,这个仇你该找你的父皇去理论,与朕何干?”

    “龙熙帝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所以今天我杀掉你是凭我的本事,你又何苦费口舌为自己开脱,你觉得我杀掉你还需要找些理由吗?”

    沈崇的心重重一沉,这女人的眼冷得可怕,这女人的心狠得可怕,她不是在说笑,她是认真的。

    “你以为你杀了朕就能逃出去?”沈崇咬牙切齿地道。

    “可以啊。”司晨轻飘飘地说。

    她的从容让沈崇大怒,他气得血管就快爆开了,他怒声道:

    “就算你能逃出这皇宫,你以为你逃得出龙熙国,阿润不会放过你!”

    “我就是因为沈润才要杀掉你的,只要你死了,他就是皇帝了。我连遗诏都替你准备好了,借用了你放在那边的玉玺,已经加盖过玺印了。”她指了指远处放在龙案上的玉玺,又摇了摇手里的遗诏,“龙熙帝最想要的就是用龙熙国一统天下吧?可惜,当这份遗诏发出去之后,景王会造反,远在贫瘠封地的废太子也会造反,禹王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三王混战就够热闹了,万一再加上和沈家结下仇怨的镇南王和镇北王在里边浑水摸鱼,这样的好机会,苍丘国一定不会放过。不过你放心,沈润很有才能,一定不会让龙熙国亡国的,至少现在不会。”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逍遥小书生 我的美女后宫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