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一百六九章 凤主(一)

正文 第一百六九章 凤主(一)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卿懿的问题是另一桩让沈润最为心烦的事,他眉微蹙。

    若这条路按照原来的计划顺利地走下来,在这个时候,他的确会立白婉凝为后,可在这条计划之路上多了太多的措手不及,尽管结果一样,可因为中间的变化太多,在达成理想的结果之后,沈润反而混乱起来。

    他仍旧保持着理智,他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对自己更好,他知道的很清楚,因为知道的清楚,所以他心里烦躁。

    “哥哥,你真的要立白婉凝为后么?”沈卿懿问,顿了顿,低声道,“就算二嫂嫂不在了,可白婉凝她再怎么也不能越过二嫂嫂去,二嫂嫂才是哥哥的妻子,当初二嫂嫂和哥哥的和亲是天下人都知道的。”

    晨光的死是原本的计划中最终的结局,这一点沈润是思考过的,可是他没想到,她最后的结局居然来的这样迅快,这样匆忙,他完全没有准备。太过突然的迎来了结局,沈润措手不及。

    他国公主不可能为后,所以这就是他和她的最终结果,给一个好听的追封以示纪念,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是本来的计划。

    但这份计划中掺进了太多的杂念,以至于他现在无法平静地接纳结局,然后用轻松的心情该干什么干什么。

    “哥哥,白婉凝她……”沈卿懿从以前对白婉凝就不喜欢,二嫂嫂发生意外后,白婉凝脸上藏不住的快意更让沈卿懿觉得恼火,她正要继续说。

    “卿懿,”沈润突然打断她,开口,道,“不早了,你回去吧。”

    沈卿懿被迫住了口,她讪讪站了片刻,在他拒绝的气氛里,不甘不愿地跪安,出去了。

    沈润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然后,他仰起头,叹了一口气。

    强烈的虚幻感让他感觉到无力,身体中的一部分好像不是真实的,就像缺了一块什么似的。

    ……

    凤冥国。

    天色蒙蒙亮,尚透着几分黑夜的阴沉,青雾笼罩在宫城上空,仙都宫外,大臣们身穿官服,分成三队,一队里的大臣年纪略轻,整齐地排列着,目不斜视,对另外两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另外两队,其中一队多是身穿高阶官服的老者,带领几个年轻人,这些人以上副卿郭毅为首,聚在一块,东张西望,窃窃私语,就像一群地震前的老鼠,惊惶不安。

    剩下的一队人数不多,同样是老者,以由上副卿新晋为正卿的顾尧为主,既不是年轻一派,也不属于郭毅的老派,几个人自成一队,安静地站在角落里,不像是来议政的,倒像是来观光的。

    卯时。

    太阳初升的时辰,这个时辰对凤冥国来说却和之前没有分别,因为现在正是凤冥国的雾季,阴雾终日弥漫,会持续数月。

    咚!

    鼓声敲响。

    众臣面色一肃,忙站到自己的位置上,跟随着大队伍鱼贯而入。

    巨石垒成的大殿上,一把雕凤扶手椅,上面坐着的人让他们惊惶不已。

    白衣少女软软地歪在椅子上,她穿着凤冥国公主的大礼服,笑盈盈地望着他们。她的怀里抱着一个身穿黑色衮服的小娃娃,那娃娃才五岁,小胳膊小腿,缩在大公主怀里,望着鱼贯而入的朝臣,眼神有些惊慌,他先抬头看了大公主一眼,见大公主没有看他,他瑟缩地低下脑袋,往她的怀里靠得更紧。

    晨光摩挲着他软软的头毛。

    抚摸新帝的头发,这大不敬的举动已经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女人居然坐在了皇帝的椅子上;重点是穿着衮服的人竟然是毛还没有长齐的五皇子,而许多人认为会继承皇位的廉王殿下却面无表情地坐在了龙椅下方稍小的椅子上;重点是居然还有一些人对此没有吃惊感,好像出现这样的场景很正常似的。

    郭毅的心怦怦乱跳。

    关于大公主晨光,郭毅略有耳闻,从圣子山中突然归来的神秘公主,她回宫后的短短一年,三个皇子相继毙命。郭毅的上峰,半年前被廉王灭门的四正卿之一的林正卿曾要求凤冥帝细查三桩命案,并严惩为凤冥国带来厄运的大公主,可凤冥帝根本没有理会。在那些事发生后不久,凤冥帝甚至连朝都不上,终日在春欢宫厮混,由廉王全权代政。

    谁都知道这是廉王动了手脚,可凤冥帝不见任何朝臣,甚至连兵权都交到廉王手里,凡是和廉王对抗的都被他处死了,人们敢怒不敢言。他们毫无办法,不说廉王握着兵权,且在凤冥帝还在世时就开始清洗朝堂,将许多要位都换成了自己的人,单说剩下的皇子里只有三皇子和五皇子,五皇子年幼,能够继承帝位的人也只剩下三皇子了。

    人们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三皇子会成为新帝的现实。

    直到前些日子,出去和亲的大公主突然回来。

    有人开始传说,大公主搅乱了龙熙国,此时的龙熙国已经陷入内战的混乱。并且,其实廉王殿下是大公主的人。

    这是让人绝对无法接受的。

    以郭毅为首,许多人都不相信,对这则莫名其妙的谣言嗤之以鼻,直到他们看见了坐在帝椅上的大公主。

    冷汗冒了出来。

    “廉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臣各怀心思,混乱地跪下来,前一句话是所有人喊的,后一句是一部分人在喊,前后两句话强弱不同,不整齐感让朝堂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惶乱起来。

    晨光也不在意,笑盈盈地扫过下方垂眸屏息的朝臣,目光在立在最前方身穿黑色蜀锦长袍的司浅身上一顿,这衣裳是她从雁云国带回来的料子让人新做的,她笑了一笑,软软的嗓音在大殿上方响起,带着天真的轻快:

    “都起来吧。”

    她的声音突然响起,让郭毅等人的心狠狠一沉,在站起来时,有许多想要谴责的重点,要谴责的太多了,尚未捋出最重要的部分开口,就在这个时候,晨光淡声,继续说:

    “宣遗诏。”

    立在大公主身后相貌浓丽胸脯高耸的宫女站出来,手里握着一份黑绢遗诏,她慢吞吞地展开,从容地宣读。

    郭毅等人勃然大怒。

    凤冥国什么时候开始不用太监而是轮到由公主的宫女宣读诏书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至尊纨绔 天才高手在都市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我的美女后宫 逍遥小书生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