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一百七一章 虫害

正文 第一百七一章 虫害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凤冥国终于进入了短暂的阳光期。

    对于凤冥国的朝臣来说,新皇登基那一日就像是做梦一样。

    那一日之后,凤主再未临朝,新帝也没有上过早朝,因为凤主说,新帝年幼,正是读书玩耍的年纪,不适合主持朝政。

    于是凤冥国取消了早朝制度,改为每日卯时由廉王带领众臣在议事堂议事,议事结束后,廉王会亲去凤凰宫,将会议的主要内容报给凤主。虽然议事堂形式上和原来的早朝没有大差别,可称呼改变了,议事的地点改变了,气氛自然也变了。

    比起曾经还要揣测君心,忧虑气氛,坐在大殿里直入主题地议事,似乎效率更高。

    凤冥国的朝堂很快便平静起来,人们发现,幼帝登基凤主辅政这些事并没有对凤冥国造成负面的影响,在将闲置的衙门和尸位素餐的官员全部削掉之后,各官府处理政务的速度反而加快了。

    凤冥国的光照期亦是凤冥国最容易发生灾害的阶段。

    七月,凤冥国三道五府爆发了严重的虫害。

    凤冥国一旦发生虫害,会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严重,那是中原内不可能见到的可怕的害虫。那些虫子本身携带疾病,传播给人,疫病开始蔓延。这些害虫不仅伤害人畜,聚集在一块,还会大面积破坏庄稼作物。凤冥国的农作物本来就少,又遭到害虫破坏,直到年末,灾情没有半点缓解,死尸堆积,哀鸿遍地。

    为了抑制灾情,朝廷不得不下令封锁三道五府,并将瘟疫区发现感染了疾病的人全部处死,以防止瘟疫扩散。

    由于这道命令是在疫病爆发初期晨光突然下达的,在快速执行下去之后,终于将瘟疫控制在了五府区域内,没有向其他府县扩散。

    发生如此严重的虫害,凤冥国亦很无奈,凤冥国的地理环境就是这些害虫的温床,即使花费大量的人力去灭虫,凤冥国就是这样的地质,没有彻底根除的方法。

    灾荒期间,饿死人的事件越来越多,民间惨剧不时发生,这对贫瘠恶劣的凤冥国来说本是家常便饭,但今年的灾荒却又不寻常,因为今年的国库粮仓里居然有大量的金钱和存粮。

    往年没有,大家都习惯了凤冥国的贫穷,也没人提,今年发现竟然有这么多的粮食和金钱,于是一个个都掏出了久不见太阳的良心,纷纷跑到凤凰宫,奏请晨光开仓放粮。

    晨光拒绝了。

    那些人不死心,跑来三请求四请求,侃侃而谈时眉宇间闪烁着圣人的光辉,晨光心想,要是你们平常少抢点可耕种的土地,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饿死,灾害中饿死人是正常现象,非灾害时饿死人才是最可怕的。

    开始时晨光还应付几句,久了她不耐烦了,统统赶了出去,生气地警告他们谁再废话就送谁去五道府处理瘟疫。

    众臣知道她是认真的,没人再敢来,却将司玉瑾给怂恿来了。

    这是司玉瑾第二次因为赈灾的事来到凤凰宫里,和第一次一样,他要求晨光开仓放粮。

    现在的凤冥国粮仓里,除了屯放少量的凤冥国的地产粮,更多的是从雁云国和龙熙国换来的,以及从各国黑市中购买来的粮食,因为来路问题,这些粮食成本高昂。

    对司玉瑾的要求,晨光强硬地拒绝了。

    “从我上次来凤凰宫还不到半个月时间,你可知道这半个月又饿死了多少百姓?”司玉瑾对于她的漠不关心有些愤慨,冷声质问。

    这段日子天天是这件事,每一个人来说服她的话几乎相同,晨光不耐烦了,将手里的竹简放下,不悦地看着他,沉声道:“其他人也就罢了,你应该知道粮仓里的粮是为了什么才囤积的吧?”

    司玉瑾看着她,默不作声。

    司玉瑾知道,他当然知道,现在的粮仓里囤积着的是军粮,是为了将来那场一旦失败就会导致亡国的战争而准备的军粮。

    司玉瑾对晨光欲谋划的战争说不上反感,但他也不是完全赞成,他觉得风险性太大,对凤冥国弊大于利。晨光她太急进,太轻率,而司玉瑾最不喜欢的就是“背水一战”、“破釜沉舟”这类没有把握的冒险。他认为,凤冥国的国势正在好转,应当稳定发展,积累实力,等到时机完全成熟了,再去行事。

    晨光她并不是想带领凤冥国去做什么,她只是在按照她的喜好任意妄为,司玉瑾感觉不到她统帅凤冥国的决心,她似乎只是因为刺激才要去冒险,他甚至怀疑,假若她的野心失败了,她是不是就会扔下一堆烂摊子自己逃走。

    司玉瑾深受凤鸣帝国古籍的影响,和现在龙熙国皇族宣扬的理论有些类似,他相信“水则载舟水则覆舟”,他对晨光不顾百姓死活只管自己肆意的行为有些不满,但因为晨光强横的实力,他又不得不追随她。他与晨光的行事作风完全相反,每当晨光态度强硬听不进去意见时,司玉瑾就会变得焦躁。

    “不管那些粮是为了什么囤积的,三道五府受灾,百姓大量死亡,不放粮,会有更多的人饿死,你身为凤冥国凤主,就打算眼睁睁看着你的百姓都饿死吗?”

    “凤冥国每年都有虫灾,今年粮食吃完了,明年还会有人饿死,若是留下这些粮食,也许明年就不用有人饿死了。”晨光冷声道。

    “凤冥国本就人口稀少,今年的虫害如此严重,在折损了更多的人口之后,就算最后凤冥国走出沙漠,人烟凋零的国家也不会成为强者。”

    “有土地就有人,只要土地够大,还用担心人烟凋零吗?”

    司语瑾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她的话让他感到震惊:

    “你的意思是,只要愿意归顺,不管是不是凤冥国人,都可以作为凤冥国的百姓在凤冥国的国土上生活?”

    他的反问才让晨光感觉吃惊,她单手托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道:

    “我刚刚回答的不够清楚吗?”

    司玉瑾沉默起来,他的面色有些阴沉。

    “你还有别的事?”晨光淡声问。

    司玉瑾顿了一下,抬头看了她一眼,却没再说话,他默默地转身,出去了。

    司八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他离开,用不满的语气对晨光道:

    “殿下,廉王他太没有规矩了,殿下都已经是凤主了,他却还当殿下是给他做妹妹的时候呢,殿下和他可是共同辅政不分上下的。”

    晨光没有说话,司玉瑾对她的礼仪规矩是否到位她并不太讲究,只要对方听话就好,她不是思维刻板的人。只是,刚刚司玉瑾的话着实让她吃了一惊,她在不经意间窥探到了司玉瑾思维深处的一个角落,他竟然是那样的想法,这似乎有些不妙。

    晨光单手托腮,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沉默寡言的火舞忽然开口,轻声道:

    “廉王,对‘凤冥国人’这一点看的很重呢。”

    晨光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司八看了看晨光,又看了看火舞,她素来聪明,但这一次确实没能领会她们的意思,她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司七从外面快步进来,将一封书信交给晨光,道:

    “殿下,这是从箬安送来的。”

    晨光瞅了一眼,慢吞吞地接过来,拆开。

    信是从和颐楼寄来的,上面说了两件关于龙熙国的大事,

    一件是在经过一年多的叛乱之后,废太子沈淮的叛军终于被尽数歼灭,沐业率领沐家军攻破沈淮占领的最后一座城池,而率先捕获并将沈淮斩杀于府邸的人居然是沐业的女儿沐寒。

    一支乱党被彻底清除,还剩一个就快穷途末路的景王被迫退至边疆,仍旧负隅顽抗。

    沈润得到喘息的工夫,于是发生了第二件事,他终于准备立后了。

    沈润登基一年多了,再不立后,整个龙熙国都会不安,肯定会背地里议论新帝哪里有毛病。

    晨光很好奇他是立了已经崩了的白婉凝为后,还是另外找了一个白姑娘,或者是挑了一个非白家的姑娘。

    她将信看了两遍。

    这是一封奇怪的书信,信上面说,白婉凝进宫了,但不是后,而是贵妃。龙熙帝昭告天下,说他夜里梦到已过世的王妃,在梦中受到王妃指点,才破了叛军。又说那一年是王妃做法霁雪,将龙熙国从灾害中挽救出来,王妃对龙熙国的恩德不应该被遗忘,于是先王妃司氏被追封为皇后,谥号惠德。

    晨光盯着书信,联系前后文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信上说的那个王妃大概就是她。

    她用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信纸看了良久,突然开口,道:“太胡扯了!这理由太胡扯了!这理由编出去,别人一定会以为龙熙帝是个傻子!”

    顿了顿,她继续说:

    “我讨厌这个谥号,‘惠德’是什么鬼谥号,文采呢?不输给曹公的文采呢?用文采取谥号啦!”

    她单手托腮,细细地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一脸古怪地嘟哝道:

    “小润,才刚一年多,你怎么就变成笨蛋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至尊纨绔 天才高手在都市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我的美女后宫 逍遥小书生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