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二百一六章 夜狩

正文 第二百一六章 夜狩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少年似在被五个青年追杀,一群人向山南飞纵而去。

    司晨本来已经想走了,突如其来的情况却吸引了她的注意,尤其是那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让她心脏微沉。

    她没有多想,再次跃入黑暗中,追寻着刚刚那伙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的人们,向着山南的方向飞纵去。

    火舞和司八跟在她后面。

    那些人的气息已经让她们得出了结论,这让她们感觉到憎怒和恶心。

    也不知道一共穿行了多远。

    那些青年的速度极快,就像是在云端飞行一样,所到之处,寸叶不沾,悄无声息,恍若鬼魅。

    最终,司晨在山南深处的一个山丘上找到了正在进行围杀的青年。

    被追杀的少年已经被包围了,他很害怕,用恐慌的眼神望着包围住他的人,瑟瑟发抖,涕泗横流,结结巴巴地哀求道:

    “别!别杀我!求你们了!”

    围杀他的青年面目冰冷,浑身散发着一种不像是活人的死气,面对少年的求饶,其中的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一个明显是领头人的青年对着少年冷漠地开口,回答说:

    “夜狩有夜狩的规矩,这是大人定下的。”

    话音未落便一拥而上!

    在听到“夜狩”这两个字时,司晨三人的心重重一沉,周围的夜色似乎比刚刚变得浓黑。

    少年被五个人联合围攻,他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只能全力去拼生机。

    他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顷刻出手,劲气如虹,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以最快的速度频出杀招。

    五个青年见状,更不会留情面,手中长剑一连刺出十几道锋芒,招招命中,几乎将少年刺成筛子。

    少年也不甘示弱,银色的剑锋势如破竹,在与青年们擦身而过时,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少年很优秀,以他的年纪来说,如果不是五个人的功力都在他之上,这一回他一定能够逃脱,这样的少年,假以时日,必会成为高手。

    可这是夜狩,夜狩中不能胜便是死,没有人会去在意他未来会不会有成功,现在都不能赢,这就足够证明他是一个失败者。

    少年目光凶狠,如残狼一般盯着围杀者,可惜这样的眼神太多太多,看久了没有任何震慑力。

    冰冷的剑终于刺穿了少年的胸膛。

    少年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吐出一口血,他倒下去,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刺进少年胸膛的剑还没有拔出来,只听哗啦啦几声,野风吹乱了树枝,三个和这些青年身上的气息完全相同的青年从天而降,落在五个青年的外围,向刚才他们包围少年一样,将他们包围住。

    杀死少年的青年们面对突降的对手,完全没有惊慌,他们从容镇定。

    围杀他们的青年身上都挂了彩,显然是之前交战过了,比五个青年的伤势要重,看上去有些狼狈。

    双方一言未发,直接交手。

    劲气冲天,扬起了飞沙,撼天动地,这些人交手时出的全部是杀招,招招致命,不死不休。

    打斗异常激烈。

    月黑风高之夜,阴森的气氛在激烈的打斗中越发浓厚,这些人好似无痛无感,可任利刃入骨,毫无波动。

    在最后一个人拉过对手,指尖如弓,锋利地穿透对方的胸腔,将一颗血淋淋冒着热血尚且跳动着的心脏给硬生生地掏出来之后,这场战斗宣告结束。

    五个青年胜利,作为对手的几个青年支零破碎地躺在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

    胜利的青年们相视一笑,握着心脏的青年笑起了一抹阴森,手一握,炽热的心脏瞬间碎成渣。

    青年甩了甩手,跟着同伴一块,转身,向青山的更深处走去,风吹过,留下一地血腥冰冷的尸体。

    火舞和司八想起了许多此生不愿再回想的东西。

    夜狩,是夜间狩猎的意思,狩猎的对象不是野兽,而是人,跟自己一样的人。

    这是队和队之间的较量,在月黑风高之夜,追杀,与被追杀,直到将对手的全部成员灭杀,不死不休。

    能够在夜狩中最后存活下来的,即为强者。

    二人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圣子山全员追杀殿的场景,当时的殿下不愧为怪物,圣子山最强的怪物!

    二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司晨。

    月光为司晨美丽的脸罩上了一抹黑色,她眸光清冷,隐隐透着刺骨的杀意。

    刚刚的夜狩太像是圣子山的作风,殿下必是想到了一些她不想去想的,想起来就想让对方去死的,比如晏樱。

    殿下对圣子山是恨不得将其碎骨剥皮的憎恨。

    晏樱恰恰相反。

    司晨跟在五个青年的身后,无声无息,旁人无法感知到她的存在。

    这五个青年大概是今晚最终的胜利者,在返回的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拦路的障碍。他们很顺利地走下山,上栈桥,渡过宽阔的河流之后,再上山。

    攀到山顶时,一座以巨石堆砌而成的建筑映入眼帘,这建筑并不华丽,但十分敞阔,不像是人居住的地方,倒像是某种有特殊用处的训练场。

    夜色下,黝黑的巨石堆砌起来的房屋看上去阴森森的,尤其这里还是建在空无一人、整座叶子岛的最高峰。

    以巨石来做建筑,这不是赤阳国的风格,不是中土任何一个地方的风格,而是在沙漠中时凤冥国的风格。

    凤冥国之所以用巨石来盖房子,是因为凤冥国的自然条件有限,无法做出许多砖瓦去盖房子,只能够就地采集大量的石块,堆积起来,做成房舍。

    现在的凤冥国已经摒弃这种建筑材料了。

    司晨没想到会在赤阳国一个荒岛上看到属于凤冥国沙漠的建筑风格。

    她不认为是巧合,如果都去按照巧合来算,今天遭遇的巧合也太多了,所以这一定不是巧合,那么这一切也只能是一个原因。

    她站在高处,远远地看到胜利的五个青年向石殿大门走去,顺利地进去了。沉默了片刻,她扭过头,低声吩咐火舞说:

    “回去之后派人去苍丘国,打探一下最近苍丘国发生了哪些大事?”

    火舞严肃着面孔,应下了。21089</p>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