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二百六六章 惩戒

正文 第二百六六章 惩戒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中杜广和赵启星更低地垂下头。

    前往赤阳国的凤冥国使团路过昌州,当中全部是瀚京里位高权重的人物,面前则是斩杀南越北越二帝砍了南越国五大家族的凤主正在质问。他二人在这里面的身份最为低微,面对凤主殿下的质问,赵启星等着杜广回答,杜广则一时没想好该怎么回答才不会被砍死,两个人心里直打鼓,大气都不敢喘。

    郑书玉看了他二人一眼,昌州一带原本归属郑氏一派,杜广算是他父亲的门生,他有心想给他二人解围,上前一步,肃声道:

    “殿下……”

    “昌州州牧、平兴郡郡守都是哑巴吗,需要你来替他们回答?”晨光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质问。

    郑书玉浑身一抖。

    凤主殿下虽然笑起来软软的,可是真发怒超凶,他慌忙跪下来,请罪道:

    “臣多嘴,殿下息怒!”

    杜广和赵启星见郑书玉如此惶恐,不禁跟着扑通扑通跪下来,心惊胆寒。

    “别跟我来南越国时那一套,六大家族,官官相护,脉脉相连,连皇帝都拆不开。我可不是南越帝那么好的性情,好吃好喝地供着你们还要和你们斗智斗勇,别惹我发怒,我会连根灭了你们!”晨光怒声说。

    众臣惶恐,一齐跪下,高声请罪道:

    “微臣该死,殿下息怒!”

    晨光绷着一张小脸,单手撑腮,冷冰冰地盯着众臣看了一会儿,也不让他们起来,淡声开口,问:

    “城门外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杜广跪着上前,终于开口,小心翼翼地禀报道:

    “启禀殿下,门外的那些百姓并非是昌州人,而是彭州的百姓。那些彭州的百姓都是逃灾过来的,据他们说,彭州州牧薛鄂不肯开仓放粮,也没有赈济灾民,甚至不许百姓进城,彭州的百姓们在彭州活不下去,不得已,只得逃离家园,因为昌州最近,就纷纷涌到昌州来了。昌州救济本地人都来不及,实在容纳不下那么多异乡的灾民,只能关闭城门。微臣为了安抚灾民,已经尽全力匀出赈灾的粮食每日施粥,尽管如此,赈灾的银两和用于赈灾的粮食都不够用,臣也无可奈何。”

    晨光眉梢微挑,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勾唇,皮笑肉不笑地问:

    “尽全力?无可奈何?你是想听我夸奖你一句‘尽职尽责,真是难得’吗?”

    杜广的心咯噔一声,慌忙叩头:

    “微臣不敢!”

    晨光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虽然你管辖的是昌州,可你是凤冥国的官员,安顿好凤冥国的百姓是你作为凤冥国官员的份内事,就算那彭州州牧不是个东西,你又有什么脸拿你的份内之事来向我邀功?”

    杜广的心怦怦乱跳,他连连叩头,战战兢兢地道:

    “殿下息怒!微臣知错了!微臣该死!殿下恕罪!”

    “你是该死啊,还是让我恕你的罪啊?”晨光凉凉地问。

    杜广被噎了一下,更是连话都不敢说,只是连连叩头,后脊梁出了一身冷汗。

    其他人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你这玉白菜绿得倒是好看,值多少银子啊?”晨光望着摆在角落里一颗装饰用的玉白菜,淡声问。

    杜广的心咯噔一声。

    昌州富庶,像玉白菜、玉如意这种是衙门里的寻常摆设,杜广之前也没留意,他还以为凤主殿下出身皇族不会在意这类普通的摆件,没想到她注意到了,而且准备在这上面做文章,要收拾他。

    他的心七上八下,十分后悔,早知道就该收起来。

    “杜州牧,看这屋子里的陈设,你这州牧当的很富有嘛。”晨光皮笑肉不笑地说。

    “禀殿下,这些摆件一直都在昌州衙门里,是臣上任时就有的,臣说的是真话,臣不敢欺瞒殿下。”

    晨光哼了一声,对他的话不置可否,她将眸光落在郑书玉身上,似笑非笑地问:

    “郑书玉,你们昨晚上都吃了什么?”

    郑书玉被如此问,顿时慌张起来,知道这一回是触了殿下的怒处,他深深地伏下去,叩头道:

    “微臣该死!殿下恕罪!”

    “顾尧!”晨光满面怒容,冷喝一声。

    顾尧跪着上前,叩头道:

    “微臣该死!”

    “张弘!”

    张弘叩了一个头,低声道:“臣该死!殿下息怒!”

    晨光冷笑了一声,漫声道:“城门外,灾民们吃不上饭,只能靠汤汤水水充饥,有热汤充饥还是好的,抢不上饭的老幼妇孺只能啃树皮甚至吃土,你们倒好,发生这么严重的天灾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好吃好喝,山珍野味,你们真高贵啊!”

    众臣心惊胆寒,齐齐伏跪,战战兢兢地道:

    “臣等该死!殿下息怒!”

    晨光冷冷地望着他们,过了一会儿,开口,道:

    “所有人罚俸三年。昌州州牧杜广,平兴郡郡守赵启星,家产全部充公,用于赈灾。你二人我记下了,再有下次,处斩。都听好了,我凤冥国不需要无用还贪婪的人,如今国库空虚,我更不会养闲人,你们都仔细着,别犯在我手里,我可不像别国的那些个皇帝,想处置一个人还要装模作样经过层层审理来表示自己是个贤明仁德的圣君,你们的命握在我的手里,我只喜欢听话的臣子,不听话还惹事生非的,我会立刻捏死他。今天只是一个警告,听清楚了吗?”

    众臣跪在下面大气不敢喘,闻言,立刻伏跪着,高声回答:

    “微臣遵旨!”

    晨光在他们的脑袋上挨个扫过,冰冷的目光,仿佛能削掉人的脑袋。

    众臣心惊胆寒,当平常那个狡黠软糯的殿下收起笑容时,是恍若暴君的残忍和冷酷,这一刻,他们回想起了她斩杀南、北越二帝屠尽南越五大家族的恐怖。

    人们禁不住瑟瑟发抖。

    “彭州州牧的举荐人是谁?”晨光开口,冷声问。

    郑书玉的喉头吞咽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答:

    “启禀殿下,是臣的父亲。”

    晨光嗤笑了一声,道:“瀚京已经下了旨意,要求各地开仓放粮安置灾民,彭州州牧公然与朝廷作对,不管他有什么理由,身为父母官虐杀自己的百姓,这样的人,你爹是瞎了眼吗?”

    郑书玉一句话不敢言。

    “张弘、郑书玉跟我去彭州,剩下的人立刻回瀚京,路上再有吃喝玩乐的,自行了断!”晨光绷着脸道。

    “微臣遵旨!”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至尊纨绔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