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二百六八章 被煽动的暴民

正文 第二百六八章 被煽动的暴民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灰袍书生声嘶力竭,高声呼喊,就像是要将死气沉沉的大地唤醒似的。

    守城兵勃然大怒,一根羽箭从城楼上射下来,正中书生胸口。

    那书生啊呀一声惨叫,倒在人群里,生死未知。

    被书生煽动起来的百姓见状,大吃一惊,有人高呼“姜先生”,于是更多的人高呼“姜先生”,围拢过去,将姓姜的书生围住。

    这个姓姜的书生在百姓中似乎声望很高,原本百姓们就对衙门不肯放粮的事愤怒,现在见衙门的官兵居然射死了带领他们反抗令他们倍感崇敬的姜先生,民愤累积到顶点,开始爆发,许多失去理性的百姓双眼赤红,开始以卵击石,愤怒和饥饿让他们不顾一切,他们举着不是武器的武器,棍棒钉耙,用这些拼命地攻打城门,大声吼叫:

    “开门开门!开门!”

    这已经算是灾民暴乱了。

    自古官民是对头,城楼上的守城兵见这伙暴民居然如此嚣张,守城官一声令下,箭如雨,射向城门下方拼命向前拥挤的百姓,惨叫声此起彼落,城门下,很快横尸一地。

    到底是普通百姓,不是士兵,在前排的人被射死之后,心生胆怯,不敢再向前,开始逐渐后退。

    然而守城兵并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再次弯弓搭箭,要继续射杀剩下的百姓。

    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高喝响起:

    “住手!”

    一人一马越过在鲜血和尸体中瑟瑟发抖的百姓,驰骋至城门下,锦衣貂裘,精湛的骑术,一看便是贵族。

    守城官虽不认得,却也不敢托大,命弓箭手暂停,高声喝问:

    “来者何人?”

    “瀚京,郑书玉。快去告诉薛鄂,凤主殿下驾临,让他立刻出城接驾!”

    守城官的心脏咯噔一声,且不说郑书玉的父亲是薛州牧的举荐人,郑书玉本身亦是南越赫赫有名的武将,单听说凤主驾临就足够他出一身冷汗,慌忙命人去通报,再看向远方林荫路口停驻的马车时,心怦怦乱跳。他之前没有注意,现在再看那辆马车,那马车里的人必然就是凤主殿下了,这么想着,再一想到自己刚刚下的命令,人已经死过去了大半。

    城门外,还活着的百姓听说“凤主驾临”,惊得魂飞魄散,原本就已经失去斗志,现在又听说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妖女来了,寒意自脚底心窜上来,那些灾民聚成一团,警惕地盯着远处雪白的马车,像在盯一个怪物似的,带着仇恨,又瑟瑟发抖。

    这些神情落入晨光的眼里,她勾了勾嘴唇,放下车帘的一角。

    半刻钟之后,城门大开,大概是担心会惊扰了凤驾,先冲出来许多士兵将在城门外闹事的百姓全部擒拿了,又迅速清理干净地上的尸体,彭州州牧薛鄂这才整理了衣冠,带领彭州官员迎上来,在离马车三步远的地方跪下,行的是君臣大礼,高声道:

    “臣等恭迎凤主殿下驾临!凤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马车里无人回应,停顿片刻之后,车辕上的美人却扬起马鞭,将马车驾驶到前方城门口已经被士兵包围看押的百姓前。

    薛鄂有些惊讶,与同僚们对望一眼,跟了过来。

    一个身穿竹青色鹤氅的俊美男子先下了车,紧随其后是两名裹着皮裘的姑娘。

    这之后,一个面罩薄纱、用雪白的狐裘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子从马车上慢吞吞地走下来。

    裹得过于厚重,连身体的曲线都看不见了,戴着深深的风毛兜帽,还用薄纱罩面,根本就看不清她的长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即使什么都看不清楚,当她走下来的一刻,人们的心里还是能够判定,这是一位美人儿。

    晨光扶着火舞的手,向人群后方走去。

    士兵和百姓们下意识分开,在中间让出一条路。

    晨光走到人群尽头,那里正躺着一个人,就是刚才被箭射中的姓姜的书生。他的左胸前中了一箭,此刻正靠在一个穿着朴素却相貌清秀的小村花身上,奄奄一息地望着晨光。

    小村花正在心疼地哭泣,见晨光走来,立刻戒备地拦在姜书生面前,哆哆嗦嗦地大声质问:

    “你要干什么?”

    晨光可不是对谁都怜香惜玉的,司十亦然,司八不在,司十最近热爱起了扮演司八的角色,于是十分恶毒地走过去,抓起小村花的衣领子往旁边一甩,小村花就被甩一边去,重重地摔进雪地里。

    司十轻蔑地哼了一声,一个蚂蚁似的黄毛丫头也敢吼他们殿下,脑子坏了吧!

    姜书生见他们粗鲁地丢掉了小村花,勃然大怒,同时因为失去了小村花的支撑,重心不稳,仰头倒进雪地里,沾了一身雪,十分狼狈。

    晨光探出身子,望着瘫倒在雪地里的他,居高临下地望进他愤怒的眼,玩味地笑说:

    “我还以为死了呢,原来还活着啊!”

    讽刺的语气气得姜书生差点奔出一口血来,手无缚鸡之力倒也有骨气,挣扎着,勉强坐起来,气势不减刚刚,他对着晨光的脸厉声谴责道:

    “原来你就是凤主!好妖女!你纵容官府射杀无辜百姓,还闭仓封粮,想要活活饿死我们南越人!你攻占南越国杀了南越帝还不够,现在还要绝了南越人的生路,像你这种比野兽还残忍的女人根本就不配为人,上天会惩罚你,你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他话题未落,嫦曦已经一脚将他踩在雪里,一双素来含笑的眼中蓄满了浓浓的杀意。

    那最后一句的诅咒是嫦曦最不能忍的。

    姜书生倒是一条汉子,被踩在雪地里,身上还有伤,硬是没吭气。

    周围的百姓虽然惧怕官兵,却因为姜书生的话又燃起了怒火,全部用仇恨的眼神瞪着晨光。

    晨光勾唇微笑,示意嫦曦放开他。

    嫦曦不甘不愿地收回脚,依旧杀气腾腾地看着姜书生。

    姜书生吐出一口血,挣扎着,勉强从雪地里爬起来,虽然力气不太够,却仍然用仇恨的眼光怒瞪着晨光。

    晨光也不生气,她看着他,用清脆动听的嗓音笑盈盈地说:

    “自我攻下南越,骂我的人多了,在我没听见时,你们乐意逞个口舌之快,我也不在乎,可是没家世没背景的庶民百姓敢当面咒骂我的,你是第一个,你这是勇气拔群不怕死呢,还是想借着天灾刻意煽动南越人对我的仇恨呢?”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