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三百十七章 掉下去了

正文 第三百十七章 掉下去了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随着孟虎一声令下,他带来的人一拥而上。

    晨光站在香案前,看了一眼司浅和晏樱的人并秦朔一块,迎战那一伙穷凶极恶的马匪,最后她却将目光落在站在孟虎身侧的鸢尾身上。

    晨光的目光很淡,鸢尾在淡淡目光的注视下瑟缩了一下,旋即想到晨光被困今晚是走不出双层塔的,又得意起来,昂起下巴,看着晨光笑。

    孟虎感觉到鸢尾之前哆嗦了一下,看了她一眼,又看向晨光,见她二人在对视,哈哈一笑,搂着鸢尾的脖子,对晨光说:

    “凤主殿下,阴沟里翻船的滋味怎么样,哈哈,听谣言时老子还以为你是个多厉害的女人,现在看来,娘们儿就是娘们儿!”

    鸢尾听了这话,吃吃地笑,在笑到一半的时候,只听噗哧一声闷响,挂着鲜血的刀尖从她色彩艳丽的衣服里钻了出来。鸢尾瞪圆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血红的刀尖抽回去,她脸朝下,扑通摔在地上。在她身后,身穿白衣,墨黑的长发遮盖住半张脸恍若午夜凶鬼的女子暴露出来,她的手里握着一把血淋淋的短刀。

    悄无声息的出现,并悄无声息地杀死了一个人,本来认为自己胜券在握的孟虎吓了一跳,同时他因为司九那特殊的女鬼装扮唬的魂飞魄散,哇啊一声尖叫起来,提着手里的大刀就砍过去。

    土匪头子之所以能当上土匪头子,也不是白给的,一把大刀挥舞得虎虎生风。

    司九青白的脸淡如素面,在孟虎周围飘飘荡荡,一把短刀在手中运作自如,东戳戳西戳戳专戳要害,虽然被孟虎勉力躲闪过去了,可身上还是被戳了好几个血窟窿。

    孟虎大怒,哇呀呀乱叫。

    前方缠斗不断,形成一堵厚厚的人墙,把狭窄的楼梯出口给堵住了。四周的窗外,隐隐有不寻常的火光在闪动,想必此时双层塔周围已经被烈焰城的人给包围了,从刚刚晏樱的反应来看,包围双层塔的很有可能是弓箭手。

    如果是弓箭手的话,不管从哪里逃离都会被射成筛子。

    那么现在只有一种法子,就是挟持孟虎。

    晨光这样想的时候,沈润和晏樱也是这样想的,他二人比她快了一步,同时向孟虎攻去,晏樱比沈润稍微慢了一些。

    晨光见他们动了,她就不想动了,可就在这时,一个黑衣蒙面人突然从窗外跃进来,手中长剑对着晨光的胸口刺来。

    晨光微怔,凝眉,下意识倒退两步躲闪开。

    对方攻击狠辣,来势汹汹。

    原本比沈润慢一步的晏樱发现突然闯入的黑衣人似乎是在把晨光向自己这个方向逼退,没明白对方的意图,微怔,不由得顿住脚步。

    与此同时,本来想要去挟持孟虎做人质的沈润见突然有人闯进来攻击晨光,惊了一跳,急转过身,手里的短剑隔挡住对方来势汹汹的长剑。

    蒙面黑衣人玄力深厚。

    晨光、沈润、晏樱受这突然变故的影响,聚到了神堂的正中央。

    同时,心里觉得不对劲原本想要立刻离开的晏樱遭遇几个马匪的围攻,就在他解决掉两个人之后,忽然,脚下的地面裂开,裂开一个大洞。

    太过突然,沈润、晏樱、晨光三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就算他们反应过来了,也无处落脚。三个人直直地坠落,在晨光还在想这机关是什么玩意儿,让他们跌到一楼去做什么时,她发现,和二楼的地面一样,一楼的地面在相同的位置同样裂开一个大洞,原来那机关是同时控制两层的。

    三个人顺着裂开的大洞落进了无底的深渊,头顶的地面都已经合闭上了,他们还没有到底。

    这才真的叫阴沟里翻船。

    晨光冷着脸心道。

    还有。

    沈润,你能不能别趁机搂我的腰还挤我的胸,我的胸都要被你挤扁了,你这不是在保护人,你这是在趁机占便宜吧。

    她面无表情地在心里想。

    ……

    寒刺骨的水潭。

    从地下沁出形成的寒水潭,快要把人的骨头冻碎了。

    沈润水性最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先摸到了岩壁的一角,跃出水面踩在一块仅能容下半只脚的凸起处,顺势将晨光从水里捞出来抱住。晨光呈悬空状态很不舒服,干脆把脚踩在他的脚上,沈润倒也没说什么。

    随后又是一阵破水声,晏樱落在了另外一边凹进去的岩壁上。

    三个人全都湿漉漉的,落水狗似的,分外狼狈。

    晨光讨厌潮湿又讨厌冷,现在两样全占齐了,她感觉她的怒火就快要压制不住了。

    沈润发现她在他怀里微微颤抖,低头看了她一眼,淡声问:

    “冷么?”

    晨光没有回答。

    “若是冷,试着动一动玄力。”他继续说。

    晨光微怔。

    “你会武吧,过去我没看出来,你刚刚在躲刺客的剑时我才发现,这说明你不仅会武,而且层级不低,不是精于掩藏,就是你的层级和我差不多,所以我从来没有发现。”沈润说,他的语气很淡,从他的语气里完全听不出他此时正在想什么。

    晨光没有说话。

    晏樱却笑出声来。

    晨光转头,冷冷地望过去。

    晏樱笑吟吟地望着她。

    他二人自幼生活在圣子山下,夜视力极好,在伸手不见五指里,准确地对视上,晨光面色沉冷,眸光阴森。

    “暴露了呢。”晏樱似笑非笑地对她说。

    晨光冷着脸,漆黑的双眸里已经酝酿了杀意。

    “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你不是精于掩藏玄力,而是你的玄力时有时无,因为你……”

    沈润的夜视力不行,在这里他是完全看不见的,黑暗中,他只觉得怀中的晨光突然离开,在一股劲力擦过耳廓之后,附近突然响起一声巨响,然后就听见晨光冷森森地道:

    “晏樱,你是活腻了!”

    “你为什么不想让他知道?夫妇二人就该坦诚相待,你瞒了他那么多事,是因为你只是把他当成你实现野心的踏脚石么?”晏樱笑吟吟地问。

    沈润将手伸进怀里,从里面取出一个毛毡袋子,打开,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映入眼帘,照亮了周围的一小片黑暗。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 重生七零逆袭路 我真是大明星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我的美女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