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出尔反尔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出尔反尔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你说,这烈焰城多少年了?”司晨淡淡地问。

    郑书玉愣了愣,想了半天,回答说:

    “年头不少了,好像比臣的爷爷年纪都大。”

    “烈焰城比凤冥国建国时晚不了几年,历史上,凤冥国也曾有过被烈焰城洗劫的经历,那个时候的烈焰城还不是现在这样的烈焰城。在凤冥国还算富庶的时候,被烈焰城的马匪狠狠地抢了两回,凤冥国有不少国宝当时都流落到烈焰城去了。”

    郑书玉不是原凤冥的人,自然不知道这桩故事,他瞠目,惊叹道:

    “原来烈焰城这么久了!”

    他想,难怪殿下很早之前就存了攻打烈焰城的心思,原来那帮马匪过去还抢过凤冥国的国宝。

    “他们和凤冥国的历史差不多,凤冥国是凤冥国已经多少年了,他们却还是烈焰城,你说这帮马匪是不是一群力大无脑的?”

    ……力大无脑?

    殿下面无表情地说出来这四个字,郑书玉想笑不敢笑。

    司晨沉默了一会儿,道:“凤冥国应该编几本国史,给各学堂下去,让孩子们好好学学,让他们以作为一个凤冥国人为荣。”

    郑书玉觉得这是跟之前的话题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听着。

    “回去让顾尧领着人好好编几本。”

    郑书玉没有忽略她的那个“编”字。

    “对了,既然你活着出来,我就告诉你吧,林旗带了一万人在月华郡反了,大概是接受了不明来历的资助,如今已经占领三座城池,建立了新的南越会。新南越会比旧的南越会更加猖狂,教唆百姓很厉害,许多加入新南越会的百姓成了新南越会对外的刀子,在全国各地制造惨案,已经十多起了,现在整个凤冥国都处在恐慌之中。”

    郑书玉目瞪口呆。

    司晨摩挲着方桌的一角,漫声道:

    “你说,我在外边都打劫马匪了,国里边一堆人却在窝里斗,是我不够残暴压不住他们呢,还是他们想下地狱找不着路呢?”

    郑书玉垂头,凝眉思索了良久,说:

    “殿下,林旗一个中将军,翻不起什么浪,说带领南越人,他真没有这个本事,臣相信,他的背后一定别人,只是不知道背后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若是为了复辟南越国倒还好说,可以归为是凤冥国的国事,可林旗不是想复辟南越国的那种人,就算有人想复辟南越国也不会找上他,臣担心,是有人打着复辟南越国的幌子趁机在凤冥国兴风作浪。”

    他的想法和司晨差不多,有人妄图复辟南越国不可怕,怕的是有人用这个做幌子,迷惑他们,趁机在凤冥国内作乱,这样的话,极有可能会牵涉到国外的势力。

    旧南越会早就被司晨连根拔除,自那之后,重新兴起的可能性不大,这一次的叛乱也不是从民间兴起的,而是从军中突然挑起的,如果真的是因为后者,即使平息了一波,又会兴起另外一波,假若凤冥国一直处在动乱里,永无宁日的凤冥国早晚会因为持续的动荡崩坏。

    更何况,一味动荡的凤冥国也会让原本就不齐心的凤冥国百姓陷入焦虑中,人心越来越散乱,等到了那时,这个国家就真的完了。

    ……

    自从郑书玉从内城回来,烈焰城内城出奇的平静。

    招安的结果沈润已经知道了,对方要大量的金银,而且要求先送给烈焰城,烈焰城才会接受招安。

    沈润自从和司晨商量了要屠城,也就歇了犹豫是否要招安的心思,这次派人原本就不在他的计划中,他也不在意。

    他想和司晨商议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司晨却以身子不舒服为由拒绝了,她的营帐再没让他进过。

    这来得太突然,沈润措手不及,莫名其妙,想不出来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她。

    他自然不知道,这段时间内城里闹得很厉害,即使是马匪,也是分派系的,马匪内部同样争斗得激烈,并且他们更直接,手段更残忍,连脸面都不顾。

    朱建七和钱嵘与孟虎反目,孟虎在雷豹的挑唆下对这两个人完全失去了耐心,双方都有损失,虽然朱建七和钱嵘损失更大,孟虎也没有什么好,他焦头烂额,忙着处理朱建七钱嵘余党的烂事。

    这个时候,龙熙国动了两次攻城,虽然没讨到便宜,但龙熙国的攻势极为凶猛,这让孟虎更心烦,差点以为他们真能打进来。

    攻城时沈润极认真,因为限期马上就要到了,再攻不下烈焰城就得撤退。这个时候司晨突然撂挑子不干,凤冥国军队他无法调动,两军此时生冲突不是明智之举,他也不能去把出尔反尔的司晨打一顿,若她是男人他能这么干,可她是女人,又是他的女人,他总不能把自己的女人打一顿,她还病着。

    沈润只好忍着怒气单干。

    以前凤冥国做先锋,烈焰城没觉得多厉害,现在龙熙国自己攻打,烈焰城终于体会到了三大国之一的厉害之处,一个个心惊胆寒。

    孟虎也被龙熙国震到了,内城里又一乱团,朱建七和钱嵘的余党没完没了,他们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内斗把内城的粮仓烧了好几处,孟虎欲哭无泪,原本他可以笃定即使外面的敌军围到春天也没用,可现在,没了粮食他们能不能挺到春天都是个未知数,如果不快些出去抢粮,他们说不定会被饿死在内城里。

    孟虎每天两百遍诅咒那帮王八羔子,他现在迫切地希望外面的人能尽快撤军,可外面没有撤军的意思,反而龙熙国的攻势强硬凶猛。

    孟虎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只觉得他们这次应该是准备充足,心里便没了底。

    就在这时,上次来劝和的那个将军又来了。

    郑书玉这次来告诉孟虎,凤冥国的凤主殿下答应了他的招安条件,只是有一样,条件不能白答应,凤主殿下要求在城门外两军的见证下举行一场比武,内城自认为武力高强的人士都可以参加,只要有人能打败凤主,凤主就接受孟虎提出的招安条件。

    孟虎完全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则诡异的条件,他想了好几天都没想明白,他没听说凤主殿下会武,虽说出身皇族玄力应该不差,但说到底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提出比武这样的条件,简直匪夷所思。

    然而情势不容他狐疑,即使想不明白,他也答应了,但他多加了一条,如果烈焰城赢了,龙熙国和凤冥国军队要立刻退兵。

    只要他们退兵,烈焰城就有喘息的时机。

    孟虎也就这么一提,他以为对方不会答应,可对方答应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至尊纨绔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