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十章 贱奴

正文 第四百十章 贱奴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樱王府。

    从宫里出来报信的小太监在磕磕巴巴了半天终于在樱王殿下的压力下说出了太后娘娘新得的琴师与樱王殿下有半分相似后,因为过于忠诚毙命,被樱王殿下当场宰掉了。

    流砂看了看横在地中央的尸体,又看了看一脸薄怒的主子,眼观鼻鼻观心,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晏忠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

    在流砂看来,晏忠并不是不聪明,他只是对晏家过于忠心耿耿,过于忠心耿直,有些时候自然就会对看不透意图的主子产生不满,他常常会觉得摸不透心思的主子是在胡混日子,致大业于不顾。

    晏忠是上一辈的老思想,因为跟在严谨认真的老太爷身边多年,本身又是严肃的性格,从前更是豁出了命才将幼年时的主子带出苍丘国,在他心里,晏家比什么都重要,主子比什么都重要,他全心全意地期望着主子能够带领晏家实现晏家祖祖辈辈传递下来的希望。因此,一切能够扰乱主子心绪和定力的东西都没有必要存在在这个世上,那凤冥国的凤主就是这些东西里最首先要被清除的。

    流砂知道,晏忠总觉得主子是因为顾念旧情才不对凤主下手的,因为凤主的事情,晏忠与主子起过许多冲突。而自家主子虽说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但他是记得晏忠的恩情的,他虽然讨厌晏忠的指手画脚,却一直将这个忠心耿耿的老仆当成父亲般对待,他始终没有对晏忠动杀心。

    晏忠对凤主的所作所为很生气。

    “世风日下,女人给女人送男人,不知廉耻!”晏忠怒气冲冲地道,“主子,奴才早说过,晨光那个女人留不得。顾盼就罢了,由她充当傀儡比小皇帝更好拿捏,可晨光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若是让她多接触顾盼,怂恿怂恿,凭那个女人的三寸不烂之舌,闹不好顾盼就和她学了,到时候在后宫里养汉子,把朝堂搅和得乌烟瘴气,对我们完全没有益处。晨光那个女人背信弃义,两面三刀,今儿跟龙熙国交好,明儿又和赤阳国勾搭,现在又上赶着找上顾盼给顾盼送男人,这种女人留在世上早晚会坏事,主子就当是为民除害也留不得她!”

    晏樱还没从先前太监说晨光送的那个琴师跟他的相貌有半分相似的气里缓过来,表情冷冷地听着晏忠说。盛怒之下他觉得晏忠说的是对的,那个女人不仅背信弃义两面三刀,还不知羞耻不懂自爱,所以……被她送给顾盼的那个和他有半分相似的贱人她用过了没有?

    若她真把他和一个卑贱的贱奴拉到同等位置上看待,他真的会杀了她!

    “主子,趁现在晨光那个贱婢还在宜城,宜城是主子的地界,主子应该趁这个机会杀了她,让她再也不能兴风作浪?”晏忠气急败坏,慷慨激昂,在他看来,晨光那个贱人还在宜城是除掉她最好的机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晏樱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以你的身份,还不配叫她‘贱婢’。”

    晏忠愣了一下,然后闭了嘴。

    已经年过五旬的晏忠早就被裁撤了主要事务,他现在做的事除了管理家宅,就是在一些不太重要的事情上打打杂。他也知道主子对他强硬干涉的态度很恼火,可他自认为那是忠心,是将偏离正途的主子拉回到正路上,所以他仍旧态度强硬,尽管许多时候,他已经不会再明劝了。

    在他看来,凤冥国的凤主不能留。

    ……

    入夜。

    天气炎热。

    晨光讨厌炎热,虽然她不会流汗,可湿热的天气让她的身体躁得慌。她跪坐在竹席上,大口吃冰镇寒瓜,寒瓜已经够好吃了,又是用冰镇过的,晨光感受到了满满的幸福。

    她没吃过寒瓜,龙熙国倒是有,可那时候小润说寒瓜性寒不许她吃,自从离开龙熙国她就再没见过寒瓜,更别提是用冰镇过的。昨天从宫里出来时顾盼送了她两个大瓜,晨光趁着今天司浅和嫦曦都不在,躲在房间里大快朵颐。

    “殿下,寒瓜吃太多肚子会痛的。”火舞在一旁劝说。

    “不会的,我只吃一个,那一个明天再吃。”

    “被嫦曦知道,嫦曦会生气的。”

    “我全吃光他就不会知道了。”晨光咔擦咔擦地啃寒瓜,她喜欢这清脆的响声。

    “殿下,肚子会痛。”火舞无奈地道。

    “不会的。”晨光顽固地说。

    就在这时,庭院里传来兵器碰撞声,接着响亮的脚步声传来,再然后是禁卫的呼喝声。

    惨叫声不绝。

    火舞皱了皱眉,这个时辰了,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跑来暗杀,错过就寝的时间,殿下说不定又要吃另外一个寒瓜了。

    晨光仍在吃寒瓜。

    大约两刻钟后,庭院内的异动渐歇,不久,司七将一个满脸是血被五花大绑的男人提了进来。

    男人五十多岁,一身黑衣,遍体鳞伤,表情狰狞,面对晨光时身体直挺,脖子梗着,一脸的愤愤不平。

    司七可没有尊老之心,一脚踹在膝窝,男人扑通跪了下来。

    晨光扔了寒瓜皮,她再爱吃对着一张血淋淋的脸她也吃不下去,用湿帕子擦了擦手,望向跪在地上的男人。

    司十在男人的脸上看了看,凑到晨光耳旁悄声道:

    “殿下,是晏忠。”

    晨光微怔,仔细去回忆这个名字,然后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上排牙齿中那两颗尖牙异常锋锐,在烛火里闪耀着寒光。

    “嗬,总算见面了,教唆主子背信弃义的贱奴。”晨光皮笑肉不笑地道。

    “呸!妖女!”晏忠愤恨地瞪着她的脸,狠狠地啐了一口。

    声音未落,已经被司七用剑柄重重地砸在地上,他一声闷哼,额头血流如注。

    晨光勾唇微笑。

    “来了几个人啊?”晨光笑着问司七。

    “回殿下,三十二个,全部是杀手。”

    “活了几个?”

    “只留下这一个活口。”

    晨光笑得越发灿烂,瞥了晏忠一眼,懒洋洋地对着司十道:

    “你去问晏樱,用什么来换他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忠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