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十九章 求和(五更)

正文 第四百十九章 求和(五更)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夙玉在凤冥国的皇宫中沉寂多年,因为打探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所以挣扎到最后,他也只能真的在偏远的宫殿里安安静静地做洒扫工作。

    那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凤冥国的皇宫因为人口少规矩少,也不会像别国的皇宫那样勾心斗角,苛待宫人。

    在凤冥国皇宫的那段日子是他这么多年过的最惬意的,惬意到他都快忘记自己是谁了,只是,他终究不是过平静日子的人。

    他搞不清楚凤主殿下是否是因为知道了什么才把他送走的,从凤主殿下对他的态度上他完全看不出来。

    在将他送出来之前,凤主殿下详细地给他讲了苍丘国的事情,却没有提她需要他完成什么任务,好像真的是送他来给顾盼当琴师的。

    夙玉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还有,樱王大概开始查询他的底细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惹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

    这让夙玉感到焦躁。

    由于监视过于严格,他无法接通与外界的联系,夜难成寐,他索性从桌前站起来,出门去了。

    夜晚炎热,高处会凉快一些,于是夙玉顺着殿后的假山拾级而上,来到穿山游廊,顺着游廊径自向前走。散步乘凉,一来可以缓和焦躁的心绪,二来还能欣赏到梨园宫殿群的夜景。

    梨园的夜晚没有人,安静得可以听到远处的宫殿上传来的清脆的风铃声。

    转过九曲玲珑的回廊,经过一条翠玉护栏,前方邀月亭抬眸可见。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天空中背对着月光的地方似乎极快地闪过一道暗影,眨眼就消失不见了,他愣了一下,以为是深夜自己眼花了。

    他继续往前走,登上邀月亭,却又是一愣。

    邀月亭中已经有人了,衣着鲜丽的男子,姣如秋月,竟是君陌。

    二人偶然相遇,俱是一愣。

    夙玉与君陌并不熟悉。

    在君陌加入秀色苑之前,夙玉作为琴师已经有一阵了,因为角色不同,二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夙玉和那个名叫弄影的少年关系亲厚,自从弄影负伤逃走,君陌一直是独来独往的。

    后来他们被凤主殿下强行带回凤冥国,住进了凤冥国的皇宫,起初他们以为凤主殿下会虐待他们为乐,每日都战战兢兢的,然而凤主殿下并没有,只是把他们发配到偏僻的宫殿去做打扫工作。枯燥的日子过久了,倒也找到了许多过去不曾有过的乐趣。

    可他二人都是沉默寡言之人,当初同在偏殿打扫,几乎不说话,一直是各过各的,互不干涉。进了苍丘国皇宫,除了服侍的人不一样,日子和从前差不太多,夙玉自入宫后就没见过君陌,只是偶然听说顾盼也会去君陌那里,但比来他这里的次数要少。

    “夙玉兄,好久不见了。”君陌先开口,笑道。

    “是啊。”夙玉含着笑应了一声。

    之后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君陌兄也是出来散步的?”

    “是,夜里热睡不着,就出来走走。”君陌笑着回答。

    夙玉点了点头。

    毕竟算不上好友,勉强聊天更加尴尬。二人又干巴巴地客套了两句,君陌先告辞了。

    夙玉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回过神时,突然皱了皱眉头。

    ……

    赤阳国和苍丘国要进行演武之战。

    这场演武之战是由赤阳国提议的,苍丘国接到挑战后,很快就同意了。

    所以才说这一回的五国会就是赤阳国和苍丘国的较量,其他三国完全就是看客,他两国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三国是否同意,赶鸭子上架将五国会变成了演武场,反正主要人物是赤阳国和苍丘国,其他的就算上场,那也是一群配戏的。

    演武之战并非没有先例,只是因为五国和平,演武之战许多年都不做了。

    所谓的演武之战,主要内容就是演兵,两军真实对战,当然,并不会造成伤亡,但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很好地展现出自己国家的军事实力,给对手以震慑,令对手不敢轻举妄动。

    赤阳国大概是想用兵力压制苍丘国的野心,让苍丘国在火山领土争夺中让步。

    苍丘国一来也想看一看赤阳国的实力,二来面对赤阳国傲慢的挑衅不想不战而降,于是立刻就答应了。

    两军对战之前首先是个人战,虽然没什么用,但可以缓解气氛,毕竟这是五国会,一上来就开战,那就和打仗没什么区别了。五国会,还是要以和平为主。

    晨光盛装出席了演武之战,虽然跟她没多大关系,可她还是盛装出席了。

    因为她前些日子惹恼了沈润,那之后两人一直没有和好,以至于今天在演武之战的会场上见面时,沈润没搭理她。

    幸好她今天穿的美美的。

    演武之战还没开场时,晨光就将沈润叫出去了,叫了三次。

    两人站在校场附近的小树林里,沈润十分不悦,脸黑得都快拧出墨汁来了,是那种连看都不想看见她的厌怒神情。

    虽然做了坏事的人是她,可被这样冷酷无情地对待,依旧很伤自尊心,若是别的姑娘,一定会伤心地哭起来,但因为这个姑娘是晨光,所以不是很要紧。

    她扁起嘴唇,用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委屈地看着他,可怜巴巴地问道:

    “小润,你为什么不理我嘛?”

    她无辜又可怜的语气让沈润火冒三丈,他此时的内心是在狂吼的:“我要是再吃你这一套,上你的当,从此我就跟你的姓!”

    沈润的脸冷得可以凝住北疆的寒风。

    “小润……”晨光见他不理,再次可怜巴巴地唤了声,声音软糯甘美,如融化了的糖瓜。

    沈润还是不理。

    “小润……”

    沈润依旧不理。

    “小润……”

    不理。

    “小润……”

    不理。

    “小润……”

    不理。

    许多次之后,她的声音依旧软糯,沈润则受不了了,他差点用吼的吼出来,怒瞪着她道:

    “你是鹩哥吗?!”

    晨光怕怕地缩了一下,双手绞着帕子,委委屈屈地望着他,用泫然欲泣的语气说:

    “因为、因为你都不理我嘛!”

    沈润的肺子要气炸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