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三四章 齐聚

正文 第四百三四章 齐聚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对面来的那艘画舫可比沈润的这一艘张扬得多,船上丝竹管弦声悦耳,穿透雨帘,渡水而来,清灵风雅,妙乐无穷。

    对方的舱室亦没有关窗,雕刻着精美花纹的船室中轩窗大开,露出几个熟悉的身影。

    五国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各国果然抓紧时间私底下联络,那些不宜在公开场合进行的话题,自然需要在私下里的交谈中推动促进。所以说,绝不能只看会议上的争执矛盾,这些人玩得一手暗渡陈仓,两面三刀的功夫一个比一个娴熟。

    身着私服的赤阳帝正坐在窗下和晏樱下棋,气氛融洽,并没有随时准备打起来的剑拔弩张。凌王窦轩在一旁观棋。在这三个人身旁,有许多个明艳柔婉的美姬作陪,花团锦簇,脂粉香浓。

    因为不想惹人注目所以没有封湖,不过由于是五国会期间,宜城人知道明月湖内多了许多不知名的画舫都是用来招待五国会的贵人的,这段时间大家怕惹事一般没人来游湖,更何况今天天气这么差,明月湖中更不会有人。对方大概也没想到这湖上居然还有其他游船,同样好奇地望过来。

    两船都大敞着的窗扇,双方眼力都很好,同一时间看清对面船只上的人,俱是一愣。

    晨光很无奈。

    她闷了太久,今天只想和小润游湖玩耍,为什么又要去面对昨天晚上才见过的一群难缠的人?遇见这些人她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可她昨晚失眠了,现在还是大雨天,她讨厌下雨,湿漉漉潮乎乎的,她觉得自己的皮肤都变得黏黏腻腻,她提不起精神。

    她用余光瞥了沈润一眼。

    沈润同样有些惊讶,他大概也没想到那些人居然同在明月湖上。

    双方惊诧了片刻,晨光突然对火舞挥了一下手,火舞上前,果敢地将大敞的窗户关上。

    沈润失笑,他大概感觉到了,这场五国会她开烦了。

    然而对方并不打算放过她,不一会儿,就听见湖面上隐隐传来吆喝声,大意是请他们这边的船只放下搭板,赤阳帝那边要派人过来请龙熙帝和凤主过船叙谈。

    不一会儿,司七从外面进来,轻声道:

    “殿下,二公主来了。”

    晨光微怔,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司七口中的“二公主”是她的二妹妹司雪柔。她只听说在赤阳帝继位后,到底给他的小后母换了个身份重新迎进后宫成了贵妃,却没听说司雪柔这一回也跟来了。她没听说,这说明司雪柔是秘密来的,赤阳帝将她藏得很严实。只是不知道赤阳帝把人藏得这么严实,是因为觉得司雪柔的身份丢人,还是另有考虑。

    思索间司雪柔已经进来了,她比从前削瘦不少,但是很精神,衣着比晨光华丽,佩饰也亮闪闪的,不像晨光私底下出游只用了一根白玉簪。

    她很得意,大概是因为混出了名堂,因为得意,她更加闪亮。

    “大姐姐,好久不见了。”她笑盈盈地行了家礼,水眸顾盼,含笑落在沈润身上,屈膝福了一礼,声如莺啼,“见过龙熙帝。”

    晨光瞥了她一眼:“二妹妹也来了啊。”

    声音不咸不淡,一点没有姐妹重逢的喜悦,在沈润面前这样子司雪柔感觉有点尴尬,她最爱面子,笑容微僵,又忙软声笑着,回道:

    “妹妹事务缠身,一时不得空,没能去向大姐姐请安,大姐姐勿怪。”

    她还是有点惧怕晨光的。

    晨光望着她,呵了一声。

    司雪柔将目光从晨光身上移开,放在沈润的脸上,眉眼带笑:

    “我国陛下请龙熙帝和大姐姐去那艘船上叙谈,我国的凌王殿下、苍丘国的樱王殿下,还有两国的几位公子都在,我国陛下望龙熙帝和大姐姐务必赏脸。”

    赤阳帝的一句“务必赏脸”砸下来,就算不想去也得去。赤阳帝把司雪柔派过来,八成是因为不想让晨光突然犯执拗就是不肯过去,所以把她妹妹派过来勾她上船。

    沈润看了晨光一眼。

    晨光扁着嘴唇。

    二人带人登上赤阳帝等人所在的画舫。

    画舫分为上下两层,设有宽大的回廊,高高的圆柱,镂空的栏杆,雕花门窗,雕刻的全部是樱花,晨光看到那些樱花就知道了,这艘船是晏樱的。

    晏樱踩着她的头跑掉之后居然比她富有得多,这让她十分嫉妒和恼火。

    船体典雅豪华,船内雕梁画栋,地铺上等地板,以最好的丝绸作为帘幕,侍候的宫人个个清秀挺拔。

    进入宽敞的舱室,幽幽的龙涎香味道扑鼻而来。

    赤阳帝和晏樱的棋已经下到终局,终局尚留在棋盘上,因为沈润和晨光进来没来得及收起。

    晨光在棋盘上扫了一眼。

    晏樱是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少年时进入圣子山,虽说幼年时的底子已经打下,可在圣子山受尽摧残那么多年,没有相当厉害的自制力和定力,他是不会继续向前成长的。在圣子山那样的地方,半途加入的孩子能够维持现状都谢天谢地了,好多孩子甚至倒退到失去了语言能力,变成疯狂痴傻的比比皆是。假若那时候晏樱心中懈怠随波逐流,他就不会那么吸引司彤,让司彤愿意倾尽全力去打造他。

    赤阳帝等人已经站起来,现在不是五国会,自然不会像五国会上严肃紧绷,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放松,如同出游时偶遇了好友一般亲切友好。

    “龙熙帝和凤主好兴致,雨下这么大出来游湖。”赤阳帝用调侃的语气笑说,笑意不达眼底。

    “赤阳帝的兴致也不错。”沈润客套地说。

    双方对着笑。

    顿了顿,赤阳帝展了一下手,道:

    “听闻龙熙帝棋艺超凡,鲜有敌手,我与龙熙帝手谈一局,龙熙帝意下如何?”

    沈润在这上面并不谦虚,他淡声答应了。

    赤阳帝重新坐在棋盘前,沈润坐在了先前晏樱的位子上,他在尚未收起来的棋局上扫了一眼,微怔。

    这盘局最后是赤阳帝赢了,赢了一个子,然而这盘棋局,执白子的晏樱在最后时明明可以逆转的。

    他用余光瞥了晏樱一眼,在心里哼了一声。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