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三五章 搅混水

正文 第四百三五章 搅混水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润径自去和赤阳帝下棋,晨光一个人站在舱室的中间,后跟进来的司雪柔见没人理睬也没人招待晨光,心中暗笑,上前一步,唤道:

    “大姐姐,这边……”

    她本想说“这边坐”,再将晨光引到自己先前的坐处,不料话未说完,那位一身紫衣风姿绝代的樱王殿下突然走了过来。

    司雪柔以为他是冲着自己走过来的,心怦怦乱跳,紧张外加激动,双颊飞红。

    晏樱站在晨光面前,笑吟吟道:

    “凤主不喜欢雨天吧,闲坐无趣,不如我与凤主下盘棋,用输赢赌个彩头,如何?”

    司雪柔的脸刷地变了色,她还站在晨光身旁,却觉得自己突然矮了下去,矮到了尘土里,这让她恼火。

    晨光看了晏樱一眼,这种赌从来就没有好事。

    “让樱王殿下扫兴了,我不会下棋。”她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对他说。

    晏樱大概料到了她会这么说,紧跟着笑了句:

    “过去我不是教过你么,就算许多年不下棋了,不过是手生,怎可能是不会?”

    晨光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说的每一句话大概都是带着目的的。

    果不其然,正在落子的沈润指尖微僵。

    沈润对面的赤阳帝在惊讶过后,抬起头来,皮笑肉不笑地道:

    “原来樱王和凤主过去有这么深的缘分么?”

    一个男人能教一个女人下棋,谁都明白,用一句“缘分”去描述根本不够劲儿。

    “我与凤主曾是青梅竹马。”晏樱一脸从容地回答,仿佛并不觉得他这句回答会给现场的气氛带去冲击。

    赤阳帝笑,心思却深沉起来。他以前一直以为晏樱和晨光是在国事的接触中有过勾搭,可青梅竹马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不得不将这则冲击力大的消息放在心上。

    沈润的脸黑了。

    去你的青梅竹马!

    司雪柔同样惊讶,她不太相信,因为不相信,也不看气氛,脱口追问:

    “青梅竹马?大姐姐,樱王殿下是苍丘国人,怎么会和大姐姐是青梅竹马?”

    晨光恼她多嘴,她总不能说她是在圣子山里认识晏樱的,瞥了一眼晏樱似笑非笑的脸,他最擅长搅混水,在现在苍丘国和赤阳国的关系极其敏感造成五国间的气氛同样是一触即发的情况下,他抬出二人过去的关系,将这潭水搅浑。当赤阳帝得知晨光和晏樱曾有过密切关系后,不可能不对赤阳国和凤冥国之间重新考虑,他同时要考虑的还有赤阳国和苍丘国、赤阳国和龙熙国,甚至是龙熙国和凤冥国有可能出现波动所造成的新的变动。就算赤阳帝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打算暂时观望,怀疑的种子埋下,日后这就是一个铺了松软土壤的深坑。

    晏樱当众说出那样的话,沈润那边不可能不恼怒,男人在颜面尽失时什么决定都能做出来。

    晨光很不愉快,她看了司雪柔一眼。

    司雪柔到底还是有些惧怕她,讪讪地垂下眼,不敢再问。

    “青梅竹马?”晨光板着脸,严厉地道,“我什么时候与樱王殿下是这种关系了?请樱王殿下注意言辞,我已经订婚,若我的夫君因为你的话产生误会,你拿什么赔给我?”

    沈润的心情好了点。

    去你的青梅竹马!

    赤阳帝捏着棋子,眼盯着棋盘,没看远处,却在听着远处。

    晏樱并未因为晨光义正言辞的澄清恼羞成怒,同样也没有内疚惭愧,他仍旧浅笑吟吟:

    “好吧,是我失言,凤主别恼,我不说就是了。”

    柔软的语气,带着一丝极容易察觉的的溺宠。

    “失言”可不是不该说假话的意思,这两个字的意思是“不应该说”,只是“不应该说”,不是“不该说假话”。

    晨光看了他一眼,不再和他纠缠用词,姿态高傲地绕开他,走到沈润身旁,无声地坐在沈润身边,撑着下巴,乖巧地看着他下棋。

    沈润的心情更好了点。

    去你的青梅竹马!

    晏樱倒是不在意,他走到一旁,斟了一杯三味酒回来,坐在一边,观棋不语。

    司雪柔见晨光坐到了沈润身边,想了想,也蹭到赤阳帝身旁,悄悄地想要坐下。

    赤阳帝正在凝眉沉思棋局,大概是她身上的熏香味太浓惊动了他,他没落子,反而皱了皱眉,撇过头看了司雪柔一眼,有些怒。但碍于晨光在场,他什么都没有说,语气生硬地吩咐司雪柔:

    “你去奏一首《平沙落雁》。”

    司雪柔没看出来他生气了,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琴,当年司雪柔为了能走出凤冥国的沙漠,苦练奏琴,之后在赤阳国派上了大用场。她还没坐下去,又欢喜地站起来,喜滋滋地走到琴前,素手一拨,奏响了一曲幽婉动人的曲子。

    晨光瞥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

    司雪柔离开凤冥国那么久了,骨子里还留着蛮荒国的小家子气,她也不看看场合,给自己男人奏琴是夫妻情趣,给一群男人奏琴那是乐姬,一国贵妃被当成乐姬使唤,亏她还那么高兴。一个男人但凡在乎那个女人一点,都不会下那种不合宜的命令,看来她要重新估量司雪柔在赤阳帝心中的位置了。

    指望着司雪柔能成为祸国妖姬的自己也是个傻瓜,司雪柔这种只有美丽脸蛋的女人,怎可能会成为祸国的妖姬?

    派不上用场!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声几乎盖过了琴声,到最后不得不关窗,以免潲雨淋湿船舱。

    这局棋下了一个半时辰。

    赤阳帝的棋艺只是不错,算不上出色,棋下到最后阶段基本就是被沈润虐杀,收官后,赤阳帝十分惨烈地输掉了小半盘。

    赤阳帝的脸色不太好看。

    沈润微笑,完全没有因为“虐杀”了赤阳国的皇帝感到不安。

    赤阳帝沉默片刻,一国皇帝,必不会因为输掉棋局这种小事就大发雷霆,但至于会不会记在私帐上,就要看他是否胸襟开阔了。

    以晨光的想法,他一定会记在私帐上。

    赤阳帝哈哈大笑:“龙熙帝果然棋艺超凡,佩服佩服!”

    “赤阳帝承让了。”沈润淡笑着说。

    就在这时,一直侍立在晨光身后的火舞趁无人注意,突然俯下身来,轻轻地唤了一声:

    “殿下。”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至尊纨绔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逍遥小书生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