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四五章 想要的结果

正文 第四百四五章 想要的结果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细雨淅沥。

    “可记住了?”司晨吩咐完毕,歪靠在软枕上淡声问。

    “记住了。”司玉瑾回答,又皱了皱眉,“可是、假若适得其反,雁云国因此记恨凤冥国……”

    “你照做就是了。”司晨打断了他,道。

    司玉瑾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应下:

    “我知道了。”

    “你去吧。”司晨说。

    司玉瑾转身,往外走,在门口时遇上了从外面往里进的司浅,他看了司浅一眼,径自去了。

    司浅绕过屏风,走进内室。

    司晨将一块包了冰块的绸巾敷在额头上,正闭目养神。

    这是极罕见的情况,是连司浅都没有遇到过的,往常类似发热、出疹这类细碎的病症都是由晨光去承受的,虽然晨光不必承受玄力暴涨的痛苦,但时常缠绵病榻的是晨光,司晨一次都没有过。

    这一次的情况很奇怪,司浅心里微慌,因为不敢问,便避免了过多地去关注她的身体。反正司晨也不喜欢被人太亲近。

    “殿下,这是蜜饯金枣,殿下若是口涩就吃一颗。”他将一个油纸包放在她身边的小桌上。

    司晨看了油纸包一眼。

    “这个不甜。”司浅补充了句。

    司晨便没有对蜜饯金枣说额外的话,她换了一个姿势卧在软枕里,问:

    “查出来了吗?”

    司浅沉吟片刻,皱了皱眉:“属下无能,只查出了晏樱在苍丘国朝中的势力,至于朝外那伙不明势力,也许是晏樱顾忌殿下身在宜城,那伙人属下只窥了一个影便消失了。”

    “是么?”司晨目露深思。

    “属下无能,请殿下责罚。”司浅单膝跪下来,垂着头,低声道。

    司晨思索了一会儿,淡声开口:“起来。说说晏樱吧。”

    司浅站起身,面无表情,肃声回道:

    “晏樱当年在龙熙国失败,冒险回到苍丘国,那个时候苍丘帝尚且康健,太子和宸王争斗不休,晏樱回国后先投靠了宸王,在半途又背叛了宸王博取太子的信任,借着太子的势力潜藏宜城,因此结识了顾府的三公子,以这个关系他接近了顾太后,并帮助顾太后除掉了太子和八皇子,以及替顾家排除异己。那个时候顾家很信任他。之后苍丘帝驾崩,十三皇子继位,顾太后垂帘,顾家只手遮天,兑现了承诺替晏家翻案,晏樱又被封王。晏樱在朝堂上有自己的势力,不过不及顾家多,最近顾顺对晏樱很是不满,因为新帝登基太后垂帘,太后倚仗的居然不是娘家而是晏樱。

    依属下看,下一步,苍丘国的朝堂上必会掀起晏樱和顾顺的战争,以晏樱的心机不会想不到这一点,顾太后是顾顺的庶妹,颇有野心,属下想,她宁肯被晏樱一个人掌控也不会屈服于曾欺压过她的娘家,若顾家知进退守分寸,顾太后还能和顾家相安无事,可顾顺现在摆明了是逼迫顾太后表态,顾太后大概不会忍,二对一,最后的结果极有能是顾顺败。

    那之后就看顾太后和晏樱了,如果顾太后不肯屈服晏樱,二人可能会发生新的冲突,或许晏樱会杀母留子。短时间内晏樱名正言顺地得到苍丘国的可能不大,挟天子令诸侯是一回事,一国改朝换姓又是另外一回事,前者尚可以忍,后者只怕整个苍丘国都不会答应。”

    司晨思索了一会儿,手指屈起,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桌面:“所以说,苍丘国的朝堂和晏樱背后的势力完全没有关系。”

    “是。”

    “晏家查过了吗?”

    “晏家曾是苍丘国望族,因为功高盖主,就被安了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满门抄斩,晏家拼尽全力将晏樱这个长房唯一的嫡子送了出去。后面他是怎么到沙漠的,又是怎么被抢进圣子山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是因为全国通缉他们当时想躲到烈焰城去,也或许是想经过沙漠去其他国家,毕竟那时候各国对着沙漠的关口守卫都是最松的。”

    晏樱当时想去凤冥国,这个司晨知道。晏樱的身世并不奇怪,功高盖主被帝君安个罪名弄死满门,这种事哪一国隔几年都会出一件,这就是做高官的风险。满门被抄时,家大人多,逃了几个漏网之鱼在所难免,尤其逃的还是一个孩童。

    可司晨总觉得晏樱的身世没有这么简单,虽然听起来很简单。

    “这些事和他背后的势力也没有关系。”她说。

    “是。”

    司晨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要休息几天,明日司玉瑾会代我去参加五国会,你和他一块去。”

    司浅微怔:“殿下,廉王他……”他欲言又止。

    “无妨,你只管去,我都交代司玉瑾了,你随机应变就是。”

    司浅应了一声,顿了顿,他问:

    “殿下,昨日的事,要不要查一查?”

    “敢借着五国会在宜城刺杀四国君王,这不是有勇无谋,而是精妙算计,去追查反而会被纠缠上。谁都知道这场刺杀不会真的成功,要的是刺杀发生后的结果,幕后人想要他要的结果,这人是谁我不关心,我只要我想要的结果。”

    “是。”

    司晨大概有些累了,她阖上双眸,轻声说:“你去吧。”

    司浅担忧地望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他无声地施了一礼,退了出去。

    司晨挪动了一下,歪靠在软枕里,闭着双目。

    火舞走过来,将盖在她身上的丝绸毯子换了一条厚些的。

    大概在病中,司晨的脸色有些疲累。

    “殿下晚上想吃什么?”火舞轻声询问。

    司晨闭目,轻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她低声说:

    “我大概要睡几天,这几天不见客,雁云帝有可能会来,让人回他,说我身体不适。”

    “是。”火舞轻声应下了。

    司晨便缩着身子躺了下来,睡了。

    火舞悄无声息地坐在一旁,给她掖紧被角,将她垂下来的碎发轻轻地拨到一边去。

    殿下没有变化。

    这一次她入睡很快。

    火舞望着她苍白瘦窄的脸,美丽的脸,却瘦削如纸。

    火舞紧紧地抿了抿唇,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说不出的难过。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至尊纨绔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逍遥小书生 我的美女后宫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风流情圣 重生香港之娱乐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