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六二章 郕王妃的指控

正文 第四百六二章 郕王妃的指控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凤冥国中,南越地区在种植旱稻,但旱稻种的乱七八糟。

    从前的南越国粮产就很差,每年有五成粮食需要依赖赤阳国进口,因此米价很贵,不是所有人都吃得起。

    晨光立国后,因为和赤阳国闹崩,断了与赤阳国的所有贸易来往,现如今粮食主要依靠龙熙国的出口。

    她努力在减少购买的分量,想要从本国的土地入手,寻找对凤冥国更有效的耕种办法。可这并不容易,真那么容易从前的南越国也不会是那个下场。三族人中只有南越人懂得一点耕种知识,可那些知识也只是凭靠经验和直觉,晨光一个门外汉看着都觉得很糟糕。没有能够改变国家现状的农人,遍地都是正在努力想办法让自己全家吃饱的百姓。

    沈润自远处走过来,皱了皱眉:“你在做什么?”

    “吃饭。”晨光回答,拿起摊子上长长的瓠瓜,递过去笑问,“你吃瓜吗?”

    沈润一脸嫌弃地躲开,在柴少安的摊子上扫了一眼,没有在意。虽然这摊子上的果蔬个头确实不小,可对雨水充沛种植并不困难的龙熙国来说,算不上稀罕,他态度冷淡地对晨光说:

    “走吧。”

    晨光也不在意,把瓠瓜放下,跟着他向拍卖楼走去。龙熙国什么都不缺,百姓的衣食住行一直维持中上水准,根本就不需要他去操心,他自然反应冷漠。

    她跟着他向前走,在转过树荫看不见柴少安的摊子时,她突然扭头,对司八无声地动了动嘴唇。

    司八笑嘻嘻地点点头,转身去了。

    沈润立刻就发现了司八的动向,问晨光:“她去做什么?”

    “我让她去把瓜给我买回来。”

    “你喜欢吃?”

    “我喜欢看。”

    沈润找不到她回答的话里的点,便放弃了和她交谈,两人沉默地向前走。

    晨光在行走时瞥了他一眼。

    他很冷淡,自上次他莫名其妙地离开后,今天是他二人第一次见面,他比那一天还要古怪,不咸不淡,不冷不热,一副他还是她的未婚夫却并不愿高高兴兴地理睬她的样子,他的这种孤高让晨光恼火,越想越恼火。

    没有发生分歧,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犯错,仍旧保持着友好,却在这之中产生了无形的隔阂,这隔阂越来越大,大得让人莫名其妙,这才是最让人恼火的。

    晨光想起和他的事,突然有点生气,他那冷冰冰的脊背让她不想搭理他。

    前方,其他人已经散开,在拍卖楼附近看自己感兴趣的买卖。

    顾盼正和在门口刚碰见的英武王妃说话,见晨光过来了,含笑往前走了两步,笑问:

    “凤主去哪了?我一回头凤主就没了踪影。”

    “那边有一朵花十分好看,我走过去看,看住了,等回过神才发现就剩我一个人了。”晨光含着笑回答。

    牡丹园里的牡丹是顾盼最得意的,听了晨光的称赞,她笑了起来。

    英武王妃因为育婴堂的事对晨光很有好感,也过来说了两句话。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素服的年轻媳妇带了两个同样身披缟素容颜俏丽的女子从晨光身后火盆似的越过去,绕到他们之前,扑通一声跪下。为首的少妇十七八岁年纪,吊梢眉,眼型锐利,漂亮又尖利,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少妇的脸色略苍白,她带着两个妾室冲顾盼磕了一个头,含着泪高呼道:

    “求太后娘娘为亡夫做主,擒获凶手为亡夫讨回一个公道!”

    顾盼皱了皱眉,此女的举动已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顾盼因为难堪,所以恼怒,低声呵斥:

    “郕王妃这是做什么?郕王的案子正在查,等查出凶手,自然会还郕王一个公道!”

    原来面前跪着的是椿原公子的妻子,苍丘国的郕王妃,晨光挑了一下眉。

    郕王妃听了顾盼的话,心里顿时生起了怨恨。她早就认定了犯人是谁,这个时候顾盼的搪塞在她听来无疑是包庇,郕王是先皇的幼弟,是少有的武姓皇族,年少守寡的悲愤交加让郕王妃下意识就认定了,顾盼在心里巴不得郕王早死,也许顾盼在当中也出了一份力,毕竟只有武姓的皇族都死了,她这个垂帘的太后才能挟持少帝坐得更稳当。

    郕王妃怒从心起,丈夫死去,她这一生也就跟着完了,她刚成婚一年,连子嗣都没有就守了寡,这让她变得不顾一切。她蓦地抬起脸,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直直地瞪着顾盼,苍白的手指指向晨光,咬着牙,厉声道:

    “凶手明明就在此地,太后娘娘还要查什么凶手?就是这只狐妖咬死我夫,还吸干了他的血,郕王殿下死得那样凄惨,太后娘娘还要包庇犯人吗?!”

    “一派胡言!”再怎么说,众目睽睽之下,顾盼也不可能在无凭无据的情况下跟着她一块指控凤冥国的凤主是狐妖,况且狐妖这种说法本来就够邪门的,稍微有点见识的都不会把这种怪力乱神的把戏当真,尤其顾盼生活在深宫,更是不信这些,苍丘国已经把赤阳国得罪狠了,如果现在和凤冥国也崩了,苍丘国的外交就彻底乱了套,顾盼怎么可能会让这种情况发生,她皱着眉,锐声喝道,“郕王妃,我念在你正处在丧夫之痛中神志不清饶你一回,你无凭无据污蔑凤冥国的凤主,简直放肆!”

    “太后娘娘说妾身污蔑她?好!那妾身倒是要问问看凤主!”郕王妃将一双猩红的眼睛落在晨光身上,狠戾如刀,恨不得将她撕碎,方能解心头之恨,“请凤主回答,昨天夜里凤主身在何处?凤主若是回答在驿馆中睡觉可是做不得数的,凤主居住的驿馆全部是凤主的人,只靠凤主的人来作证,凤主可洗脱不了这个罪名!”

    晨光望着她瞋目切齿的模样,笑笑,软软糯糯地回答说:

    “昨天夜里我确实没在驿馆。”

    话出半截,人们都跟着呼吸一紧。

    紧接着便听她含着笑软软绵绵地续道:“我在樱王府里。”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顾盼的脸刷地变了色。

    站在晨光身边的沈润脸黑如墨,她居然还笑嘻嘻的,他真恨不得上去掐死她。

    赤阳帝斜睨着晏樱,一脸“艳福不浅”的表情。

    晏樱:“……”什么都没做过才是最恼人的。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