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僵局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僵局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龙熙国驿馆。

    沈润听说有大批苍丘国百姓跑到凤冥国驿馆门口去闹事时,就知道肯定是有人暗中操作,借机生事。那椿原公子又不是名家大儒,死的地方还是花街,嚷嚷出去只会丢人,真有人为他声讨才有鬼。平民百姓更加稀罕性命,知道那里边住了一个狐妖,躲避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跑过去为了所谓的正义送死。

    但他没说什么。

    原本就是凤冥国的烂事,跟他没多大关系,他没办法插手,说实话,他也不想插手。

    她不是很能耐么,能耐到深更半夜都溜到旧情郎家去了,就算他想相信她是为了国事,他也咽不下这口气。况且,哪怕真没什么事,可这样就相信她这样就原谅她的自己也太蠢了。

    他不想相信她。

    那个女人八成也不在乎他是否相信,对她来说,她的凤冥国比他重要多了,他和凤冥国比起来,连指甲缝都不如。

    沈润明白,他和晨光的关系终于进入了肉眼可见的僵局,以前这个僵局是隐形难见的,现在却走到了台面上,他们无法打破这个僵局,亲亲热热说是一场梦,不如说就是一出浮华的戏。

    他想他们都不傻,从国家的角度,他们的这桩联姻,凤冥国只是想利用龙熙国的影响力,以及想从龙熙国这边获得贫瘠的凤冥国没有的资源;而龙熙国与凤冥国联姻,其实,是想将凤冥国并入龙熙国的国土,尽管这个过程艰难,他的妻子也一定不会答应,可他还是希望和平地解决这件事情。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始终无法打破僵局。他心知肚明晨光肯答应这桩婚事的目的,而晨光那边,她和司晨两个人,她们都那样冷静,也许亦或多或少揣测正确过他的心,毕竟她们不是那种会被三两句甜言蜜语蒙蔽心智的女人,目前他在她心中的地位说是蜜汁火腿,也许还不如蜜汁火腿。

    沈润不甘心,他无法自省这份不甘心是来源于他费尽了心力她却不肯上钩的失败,还是因为他对她付出了心意却没有收到回报,他竟然还不如一盘蜜汁火腿的狼狈。总之他非常不痛快,以至于他突然不想理她,眼看着五国会就要结束,他居然给自己找借口事务繁忙没有去驿馆和她独处两刻钟。

    原本他是想在五国会时和她定好婚期,五国会之后回国便成亲的,现在在僵硬的心态下,他竟然连打算好的都说不出口了。

    他不想以现在的心态草率成婚,基本上,定下这桩婚事的原因还是他想娶她为妻,既然想娶她为妻,他就希望婚后两个人能好好的。假如僵硬地贴在一块,他想象着她对他冷漠的模样,心中会莫名冰凉,可若她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不管做了什么都想大事化无,这更不是他要的,她真的没心没肺他只会被气到短命。

    他希望她能够重视起他们的关系,不要像小孩子玩游戏一样。

    可他的希望是徒劳的。

    ……

    泰华西街,乾巷。

    魏光祖提着礼品去探望孙云儿的祖母,药是他买的,这就相当于人是他救的,救人救到底,孙家那样贫穷,又只有云儿姑娘一个弱女子,他不能帮一次就不管了。

    他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然后买了礼物,前往孙云儿的家。

    虽然只来过一次,却轻车熟路,他很快找到了孙云儿的家,这一次是从他之前离开的后门进来的,没有遇到前院那些洗衣妇,他心情愉快。

    在门前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袍,他隔着窗子轻轻唤了一声:“云儿姑娘?”

    屋子里响起一句惊喜的回应:“是魏公子?”

    她很欢喜自己的到来。

    魏光祖放心的同时又有点雀跃,定了定面部表情,掀开帘子走进去。

    “魏公子!”孙云儿见果真是他,又是欢喜又是害羞,手足无措地站起来,她手里端着一个药碗,原本坐在炕边正给老人喂药,因为猛地起身,汤药溅出几滴落在她的手背上,她的脸更红了。

    魏光祖连忙笑说:“云儿姑娘你继续,我就是过来看看祖母她老人家怎么样了。”

    “今天奶奶有精神了。”孙云儿欢喜地说,坐下来继续给老人喂药。

    魏光祖闻言,凑过去看,炕上的老妪今天睁了眼睛,但眼光浑浊,依旧神志不清,只是不再昏睡了,喂她喝药也能慢慢地吞咽下去。在魏光祖看来算不上好转,只是比昨天强一些,但他没有说,怕孙云儿伤心。

    他站在一旁看着孙云儿给祖母喂完了药,老人还是不识人,睁着眼睛呆了一会儿又昏睡过去。

    孙云儿得了空,对魏光祖带来礼品又是千恩万谢,魏光祖摆摆手,表示不值一提。

    孙云儿请魏光祖坐,魏光祖在坐下的时候,插在腰间的折扇不小心落在地上。孙云儿啊呀一声,慌忙弯腰去替他捡拾,魏光祖自己也弯腰去捡,两人的手指在扇柄上相遇,碰在一块。魏光祖收回了手,抬起头时,孙云儿的耳垂都红了,讪讪地缩回手,眼光闪烁,一脸害羞。

    魏光祖笑笑,自己捡起了扇子。

    二人针对孙云儿祖母的病闲谈了几句,孙云儿突然想到了什么,咬着嘴唇,犹犹豫豫地问:

    “不知……魏公子明日可有空闲?”

    魏光祖一愣:“云儿姑娘有事?”

    “明日是祖母去医馆复诊的日子,明早云儿想带祖母去医馆,可祖母现在病成那样,不能走动,云儿一个人推着祖母去医馆有些吃力,不知公子能不能……”她话未说完,又觉得不妥,惶恐起来,受惊小鹿似的说,“云儿太厚脸皮了,怎么能让公子……是云儿不好,公子忘了吧!”

    她的诚惶诚恐让魏光祖好笑。

    “不打紧,明早是吗,我有空闲,明早我来。”

    孙云儿狂喜,泪眼汪汪地望着他,连声说:“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魏光祖越发觉得她可爱又可怜,笑了笑。

    他在孙家坐了半刻钟便起身告辞了,得了明日的邀约,他此时心情愉快,不料在经过巷口的门户人家时,他又听到了那阵放浪的调笑声,这让他的好心情霎时沉入谷底。

    那扇大门突然开了,一个衣衫暴露的年轻女子将几个身穿赤阳国服饰的中年男人送了出来,女子踩在门槛上,秋波暗送,娇媚地道:

    “大人们晚上要再来找红儿玩啊!”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 重生七零逆袭路 我真是大明星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我的美女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