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五百十八章 过去了的时光

正文 第五百十八章 过去了的时光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去了一趟雪洞之后,在晨光的要求下,晏樱也没再坚持把她扔回石室里。在进行占卜之前,她需要在一处安静的地方栉沐斋戒。

    晏樱便将她安顿在一间由山洞开凿出的屋舍里。

    他已经确认了她的玄力被封住了,虚弱的晨光,他根本就不用担心她会逃走,现在的她步速比蜗牛还慢。

    依旧是由沛蓉伺候,晨光暂居的屋舍后门外是一座露天的温泉池,那里终年热气氤氲,烟雾缭绕,周围生了一些花草。

    晨光怕冷,总喜欢泡在温泉池水里取暖。

    雪山上的天气明媚,天空呈剔透的淡蓝色,低得仿佛触手可及。

    晨光穿着雪白的长裙,懒洋洋地靠在光滑的石壁上,身体浸在热气腾腾的温泉里,她伸展开身体,像一只惬意的猫。她伸出湿漉漉的手臂贴在额头上,正从胳膊底下眯着眼睛望着天空,蔚蓝的天空,明媚的暖阳,那些是她最喜欢的。

    晏樱刚走进内庭院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据沛蓉说,她这几天每天都会来泡温泉,而且不用人伺候。

    在沛蓉说话时,晏樱感觉到了她语气里的戒备和谨慎,好像晨光的存在让她很紧张似的。晏樱问了两句,沛蓉没说晨光为难她,反而说凤主殿下性情和善,待下人极好。若是往常,真有不愉快,以沛蓉的性子一定会告状。

    晨光总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当她不再刻意收敛时,她会给人以威胁感,即使她看起来软软糯糯、天真无害,可是敏锐的人依旧能够从她身上感觉到危险。正是她这种与外表截然相反的危险,令人欲罢不能。

    晏樱站在远处望着她,她如墨的长发如缎子一样贴在瘦削的背上,一手可握的颈项白皙纤长。乌黑的发梢浸在荡漾的泉水里,如突然打翻的浓墨,缠绕在清澈的水中,海藻一般随着水流飘荡。

    她的脸上、身上挂着晶莹的水珠,温柔的阳光照射下来,穿过雪峰,反射出七彩光芒,落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为她镀上一层绮丽的光,比天上的太阳还要闪亮。

    她已经是一个女人了,毕竟已经过了十年了。在他第一次离开她时,她还是一个小姑娘,是一个在刚长出小包子时还能没羞没臊地跟他抱怨“感觉很怪很怪”的小丫头片子,而现在,她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女人,就像是熟透了的蜜桃,鲜艳细腻,甘甜如蜜。

    晨光注意到他进来了,她愣了一下,歪过头,用一双无邪天真的大眼睛看着他。

    晏樱的心动了一下,他慢慢地向她走去。

    晨光泡在温泉里,没有动。

    他走到池沿前,停住,在她身侧蹲下来,与她视线平齐。他在她浸在水里的肩膀扫了一眼,湿透了的长裙紧紧地贴附在她的身上,圆润的肩头掩藏在半透明的衣衫下,闪烁着水光,让人心尖发痒。

    “你穿着衣裳洗澡么?”他含着笑问她,嗓音比平时更低几分。

    晨光甩了一下湿漉漉的长发,歪了歪头,语气里带着俏皮:

    “我想怎么洗就怎么洗!”

    晏樱望着她,笑了一声,逐渐炽烈的目光如一只手,在轻抚过她湿润的脸颊后,落在了她白皙的颈子上,又无声无息地向下。

    晨光看了他一眼,从旁边的大石头上拿起厚厚的大氅,从热气腾腾的泉水里站起来,溅起了晶莹的水花。素裙薄透如纸,湿漉漉的身体一闪即逝,被她用大氅包裹起来。

    她走上岸,将湿乎乎的小脚伸进羊毛鞋里,慢吞吞地往屋子里走。

    晏樱眸光微闪,他跟在她后面,走到后门,在门外等了一会儿,等到她穿完了衣服才进去。

    晨光裹着厚厚的貂裘,正坐在长毛毯子里,小脸因为刚才泡过了温泉红扑扑的。可是她依旧怕冷,蜷坐在毯子里,靠着熏笼,抱着小手炉,缩成一团。

    沛蓉跪坐在她身后,用干布巾给她拧湿漉漉的头发。大概是沛蓉伺候的不好,晨光一脸嫌弃的样子,但是又不愿意自己动手,就什么也没说。

    晏樱站在后门前,望了她一会儿,走过来,挥手让沛蓉下去,跪坐在晨光身后,拿起一旁的干布巾,沉默地给晨光擦拭头发。

    沛蓉被赶到一旁,惊愕地望着自己的主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她咬着嘴唇,垂着头快步跑开了,痛苦的表情晨光还以为她肚子痛。

    连续换了几条布巾才将长发擦干,乌黑的长发平铺在掌心,如丝绸一般光滑润亮。

    晨光蜷缩在毯子里,老老实实地让他擦头发,他擦的比沛蓉好,至少比沛蓉温柔灵巧,手也够大。

    她背对着他,眨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过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和他说:

    “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从前还给我梳过头发呢。”

    晏樱笑了一声,拿起托盘里的玉梳,沉默地替她梳顺了长发,用一根簪子挽起来,束住。

    “好了。”他说。

    晨光用手摸了摸脑袋顶的发髻,扁着嘴咕哝:“手艺没一点长进!”

    “那也比你强。”晏樱不客气地道。

    在圣子山时,晨光并不是公主,她只是武器,一个厉害的东西,没有人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帮她梳头发穿衣服。圣子山中几乎没有女人,晨光最年幼,手又笨拙,在打理自己上总是很吃力,常年像个叫花子似的披头散发,只有在做任务的时候才会用绳子草草地扎起来,过长了妨碍到她了她就用刀子削掉。

    晏樱在和她在一起之后,实在受不了她的豪迈作风,他是世家出身,看不惯女孩儿披头散发,虽然她披头散发时依旧貌若天仙,可他是在礼教下长大的,在这方面很固执,那个时候,他常常给晨光扎头发。最开始是扎他会束的男人发髻,后来自己也觉得不对,真就下了一番工夫钻研,从男人发髻的基础上变化出了一个简单的女子发式,虽然被晨光说“手艺差劲”,可他对这件事一直挺得意的。

    晨光摩挲着头顶上的发髻,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她沉默着,一言不发。

    晏樱坐在她身后,目光在发梳上定了一会儿,他将发梳放回到托盘里,发出一声轻响。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天才高手在都市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金玉良缘 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 重生七零逆袭路 我真是大明星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 御女天下艳海风波 我的美女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