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五百二九章

正文 第五百二九章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润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像是想要在她无懈可击的脸上寻找细小的破绽,以此作为攻击点,将她的平静冷漠彻底打破。

    司晨看出了他的心思,越发好笑,懒洋洋地问他:

    “还是说,只给你心就行了,人不用给了?”

    “人你也没有给。”沈润看着她,冷声道。

    “我不是答应你的提亲了么。不过现在看来,想要悔婚的人是你。”司晨似笑非笑地道。

    沈润望着她的脸,他感觉到了她的漫不经心,她完全没有把两人之间的关系放在眼里。现在不是她和晏樱之间的问题,她和晏樱不是他们的障碍,这个沈润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障碍是,她根本就不重视他们之间的关系,这是她态度上的问题,不是她的过去的问题。

    就是她的态度,无数次令沈润觉得气愤,她完全不把她和他之间当回事,这才是他们最关键的问题。

    “你真是一个冷淡的女人。”过了一会儿,他像是在发泄心中的不甘,冷冷地评判了她一句。

    “你也不是一个热情的男人,我们彼此彼此。”司晨不以为然地说。

    沈润冷冷地看了她一会儿,转头,不再盯着她,像是不想再看她了。

    司晨也不在意,将半个身子靠在冰冷的石壁上,沉默着,仿佛睡着了。

    这样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嫦曦回来。

    嫦曦披风带雪,抱了许多枯柴。他去了很久,雪山中枯柴不好找,他必是走了许多地方。一身寒冷地回来,嫦曦在山洞里生起一堆火,渐渐的,山洞里变得暖和起来。

    嫦曦坐在火堆前,用长树枝拨弄着火堆,让火生得更旺。

    他感觉到了殿下和龙熙帝之间的僵硬,他二人,一个坐在火堆的一头,一个坐在火堆的另外一头,明明是相对着的,却互不相望,压根就不对视。

    嫦曦猜测,一定是在他离开山洞的这段时间,殿下和龙熙帝又闹了矛盾。因为这种事发生的次数太多,嫦曦现在已经连幸灾乐祸都懒得做了。

    司晨歪靠在一块光滑的大石头上,烤着火,眼睛闭着,呼吸沉匀细微,仿佛睡着了。

    司晨是因为身体原因熬不住黑夜,沈润和嫦曦身体没有问题,自然不会像她一样,天生的戒备之心也不会让他们在这冰冷的山洞里睡着。

    枯柴被火焰燃烧,偶尔有风送进来,发出响亮的噼啪声。

    嫦曦低着头,沉默地拨着火。

    沈润坐在一旁烤火。

    山洞内安静得仿佛人都是假的。

    “怎么是你跟在她身边,司浅呢?”过了一会儿,沈润突然开口,问,他很少在司晨身边看过嫦曦,通常跟在司晨身边的是司浅,这一回是嫦曦跟着,从一开始知道时,沈润就觉得意外。

    嫦曦没想到沈润会主动和他说话,怔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回答说:

    “司浅有任务。”

    沈润点了点头,他轻声说道:“真没想到,名闻天下的嫦曦公子竟然会甘心跟在她身边作为她的属下。”

    嫦曦抬起眼皮子,瞥了他一眼。

    嫦曦心里清楚,沈润之所以会和他搭话,不是因为想要和他结交,而是想从他嘴里探话,甚至拉拢他也是有可能的。

    嫦曦不喜欢沈润,尤其是自从上一次血伺后,在他看来,连血伺都不肯为他家殿下做的男人,是不配跟在他家殿下身边的。可这一回殿下坠崖,他居然也跟着下来了,这令嫦曦感觉到意外。尽管他跟着下来什么用都没有,嫦曦的心里还是舒坦了些,毕竟这个人是殿下选择的男人,假若这个男人真让他很不顺眼,他却不能将他杀掉,那他一定会日夜不宁的。

    因为沈润跟着他家殿下跳下来了,所以这一回嫦曦没有无视他。

    “你可知‘嫦曦’这二字是怎么来的?”嫦曦拨弄着燃烧的火堆,努力将篝火拨得旺一些,他淡声开口,问道。

    沈润没想到嫦曦会跟他提雅号的来历,愣了一下,想了半天,摇头说:

    “这个我还真没听说。”

    “是殿下赐给我的名字,我对殿下说,我讨厌欧阳这个姓氏,所以她为我取名‘嫦曦’。”

    “原来如此。”沈润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只得敷衍了一句。

    “即使我也不喜欢‘嫦曦’这个名字,可这是殿下给我取的,尽管她取的很难听,可我还是接受了,很高兴地接受了。”嫦曦继续说。

    沈润愣了一下,越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非常讨厌你。”嫦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语气冰冷地说,“我也非常讨厌晏樱,但是比起晏樱,我更加讨厌你。晏樱他欺骗过殿下,背叛过殿下,也伤害过殿下,但至少,在殿下需要他时,他出现过,出现的次数比你多。你同样在欺骗殿下,背叛殿下,伤害殿下,可是你偏要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还拿着这份自以为是的深情要求殿下用深情去回报你,殿下拒绝,你就觉得殿下是无心无情。

    晏樱他至少知道自己做过坏事,所以他不会涎着脸拿着虚假的深情要求殿下回报他,可是你,你做的坏事不比晏樱少,却比晏樱还要没脸没皮,你竟然拿着一份虚假的深情要求殿下回报你,恕我直言,你真是不要脸。”

    “你……”沈润第一次受到这样的羞辱,尽管他知道司晨的属下都不喜欢他,可以往不管是火舞还是司浅都对他还算客气,这是他初次深入地接触嫦曦,没想到却招来一顿放肆的侮辱,他气急败坏,对嫦曦没头没脑的话又感到啼笑皆非。

    嫦曦没容他说话,嫦曦不在乎他认为他狂妄放肆,或者是对他的这番指责不以为然,嫦曦只是要说他想说的话。

    “殿下是我的!”他冷冷地道。

    沈润愣了一下,蹙眉,这算什么,公然挑衅?

    “我什么都能给他,只要是我有的,金钱、权利、地位、家世、姓氏、性命,只要她想要,我可以全部给她。假若我没有,只要她想要,就算去偷去抢,我也会拿回来送到她面前。可你,你不肯给她龙熙国也就算了,你居然还防备她。”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