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恶劣的男人

正文 第五百三十章 恶劣的男人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润看着嫦曦,在刚听到时,嫦曦的话让他觉得愤怒,一个下臣,居然也敢在他的面前气势汹汹地挑衅,沈润尊贵的帝王心受到了侮辱,这让他无比愤怒。

    但他毕竟是一个有城府的人,除了面对的人是晨光,其他时候,在发怒没有意义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发怒的。当第一波怒意散去之后,接下来,他又觉得嫦曦的挑衅幼稚可笑。

    在他看来,嫦曦的想法简直不像是一个男人,难怪他一直被晨光踩在脚下,空有数不尽的财富却受晨光差遣,沈润一点都不觉得他这样的爱情伟大,相反,他觉得他蠢透了。

    “你刚刚是不是在想,我蠢透了?”嫦曦用手指无意识地转动着右手拇指上的翡翠扳指,皮笑肉不笑地问。

    沈润愣了一下。

    嫦曦冷笑了一声,含着笑意的双眸在看着他时冷如冰雪,他压低了声音,慢悠悠地道:

    “既然龙熙帝觉得这样的我蠢透了,不如发发慈悲,放开殿下,把殿下还给我,如何?”

    他说的话是在乞求,可他的语气里没有半点是在乞求的意思。

    明抢都抢到他的眼皮子底下了,即使沈润城府深涵养高,他也受不住这样的挑衅。

    “她的眼里没有你,在看你时,她永远不会用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眼神。”沈润温和地笑说。

    嫦曦面色微变,唇角抿起刀锋般凛冽的线条,黑如点漆的眸子里尽是冰冷之色。

    “你既不想珍惜她,为何要娶她?”

    “你大概误会了,我并非不珍惜她,也是真心想娶她。我是不知道你对她有多深情,但是,不要用你那套自以为是的深情考量我,就像你有那套愚蠢的深情你就有资格可以对我和她指手画脚一样。我和她之间的事我自有考虑,她和我之间她也有她的想法,不用你来插嘴。你只是她的臣子,既然是臣,就安分守己像司浅那样,不要让我觉得她教出来的臣子不懂尊卑,连个规矩都没有。当然,若你不承认你是她的臣子,我便收回前言。”沈润微笑着看着他,淡声补充一句,“只是,若你不是她的臣子,你算什么?”

    嫦曦沉着脸看着他。

    沈润冷笑着。

    就在二人对视的工夫,一直靠在岩石上熟睡的司晨突然坐起来,睁开双眸时,眼里红光大盛,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去。

    她笔直地坐在那里,像在发愣。

    沈润和嫦曦因为她突然坐起来,吓了一跳,望着她奇怪的模样,心跳都停止了,怔怔地看了她半天,嫦曦先开口,轻声问:

    “殿下……”

    司晨总算回过神,她垂下眼帘,淡声道:

    “有人来了。”

    沈润和嫦曦愣了一下,对视了一眼,他二人谁都没有听见。

    顿了顿,嫦曦还是灭了正在燃烧的篝火。

    山洞内寂静无声,只能听到洞口有风雪呼啸着刮过。

    大约过了一刻钟,风雪中,隐隐听到远处传来男人急切的命令声:

    “快点!快点!”

    沈润吃惊地望向司晨,先前那么远的距离,她究竟是怎么听见的?

    洞口的雪光反射着月光照进山洞里,沈润隐约能够看到司晨正垂着头,她将一只手撑在地面上,弯着身子,潜在黑暗里。

    沈润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禁皱了皱眉。

    嫦曦在司晨和沈润身上扫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出去探查情况。

    山洞里只剩下司晨和沈润两个人,沈润一直望着司晨,司晨则一直垂着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不一会儿,沈润听到外面的那伙人走了,他们只是经过。

    嫦曦很快回来,对司晨说:

    “不是晏樱的人,不知道是哪一伙儿的,离得太远,我没往前去。”

    司晨沉默着,她垂着脑袋,过了一会儿,慢慢地点了点头。

    嫦曦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重新生起一堆火,火光照亮了山洞,就在这时,一直垂着头坐在巨石旁的司晨突然站起来,往外走。

    “殿下……”嫦曦微怔,跟着站起来。

    “我出去一下,你不用跟着。”司晨淡声道,她气力弱,声音很轻,有些干哑。

    嫦曦犹豫了一下,还是应了一句:“是。”

    司晨径直向外走,出了山洞,身影很快便消失在风雪中。

    嫦曦还在原地站着。

    “你不是担心她么,怎么不跟上去?”沈润捡起树枝拨火,淡声道。

    嫦曦看了他一眼:“我是殿下的臣子,必须服从殿下的命令。”

    沈润哼了一声,嘲弄道:“我还以为你对她是不管她想做什么你都会替她做了。”

    “我倒是想,可那样的殿下就不是殿下了。”

    “你身为一个男人,每一天的所想所做全部是围绕一个女人,你这样活着就不觉得可耻么?”

    “不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都令我厌恶,唯有殿下是这世间唯一的美好,为了殿下,我可以搏命。”

    沈润放下手里的树枝,看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地道:

    “我明白了,你是厌世,所以你将她当成你活着时的唯一光亮,因为你觉得这世间的一切都是黑暗的,换言之,你对她的深情源于你内心的病态。可我不是,我不像你是疯狂的,她对我来说,只是人里面最美好的一个。你将你的全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幸亏她不是普通的姑娘,否则她一定会觉得你沉重又恐怖,这大概也是她从没有把你看在眼里的缘由之一。”

    嫦曦恼怒地瞪着他,却想不出话来反驳他。

    “我是不会为她付出命的,更不会因为喜爱她就没有限度地纵容她,正常人都不会。”沈润对嫦曦说。

    嫦曦阴沉着脸看着他。

    竟敢直白地对将殿下放在心尖上的他说出这番话,沈润他是明白即使他这么说了殿下也不会悔婚,殿下还是会和他在一起,他不怕自己告发,因为殿下不是会被感情左右的女人,原本殿下答应这桩婚事也是因为与龙熙国联姻会对凤冥国有益,沈润也是冲着这一点,所以他不慌张。

    利益优先的男人,傲慢又恶劣!

    ……

    山洞外风雪很大,也不知道是积雪被风刮起来又重新降落,还是雪山上在夜晚下起了大雪。

    司晨的气力很弱,她走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走得有些艰难。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