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六百四四章 新的计谋(一更)

正文 第六百四四章 新的计谋(一更)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晨光微微一笑,招手唤徐茂德上前来。

    徐茂德表情凝重地上前。

    晨光对着他低声说了一段话。

    起初徐茂德没听明白,等到晨光的话说完了,他联系起前后去想时,心头一凛,用惊骇的眼神望着她。

    “殿下……”

    “你也希望你们全家好好地活着,不用战死沙场,也不用战后被当成俘虏处死吧?还是说,你希望你父亲就在你的眼前为国捐躯?为了一个就快消亡的国家战死,那可不是英雄,那是愚蠢,就像明知道前面有一个深坑会跌死还是要往里跳。你们想做英雄,也要考虑一下家中妻儿,不说你的祖母,就是你的母亲年岁也不小了,你的小儿子刚满四岁……”晨光浅笑吟吟,“徐将军,为你的儿子积点福气,别让他将来在生不如死的时候憎恨你,恨你今天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徐茂德从头到脚都是凉的,他闭了闭眼睛,内心波涛汹涌。

    凤冥国的凤主不同于中原的帝王,生长在文明土地上的帝王们就算掌握着生杀大权,他们也会顾忌言论、顾忌旁人的目光,要想励精图治做一个明君,杀心起时必须忍耐,不可肆意。但凤主不一样,她血腥凶狠,她不管旁人的眼光也不在意言论。而凤冥国人,他们就是一群原始的野兽,他们崇拜血腥,所以他们崇拜凤主。

    偏凤主拥有的又不止是血腥,她缜密的心计令人发指,莫怪有人说此人是九尾狐狸托生,这副心肠,九尾狐狸都没有她狡猾。

    她笑盈盈地望着他,笑得清纯无害,然而这就是一只恶魔。

    徐茂德跪下来,轻声道:

    “无论如何,请殿下一定留下臣父亲的性命!”

    “都和你说了我这么做是为了你们一家人的平安,你不相信我?”晨光鼓起腮帮子,不高兴地问。

    徐茂德连忙回答:“臣相信!”

    晨光弯起嘴唇,笑笑。

    徐茂德退出去后,司浅上前,倒了一盅水,递给晨光润喉。

    “属下还以为……”司浅说。

    “以为什么?”晨光笑嘻嘻问。

    “属下以为殿下是要挑拨徐川和龙熙帝,让龙熙帝亲手处置徐川。”

    “说的好像我很爱挑拨一样。”晨光不满地道。

    司浅看着她,不语。

    晨光心想这人好无趣,在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立刻否认么,如果不是掌管升迁的人是她,司浅这辈子都升不了职。

    “之前河定府因为瘟疫混乱,大概是消息传递之时出现纰漏,箬安不知道徐茂德投敌,所以派了徐川来做将领。可现在这个时候箬安不可能不知道,知道了却没有换将,是因为担心此时换将不利军中团结,容易引起动荡。龙熙帝这一回打算用‘交心之计’,九成是把徐茂德投敌的消息添油加醋告诉了徐川,再告知不会追究徐氏一族,反而皇帝对徐老将军是非常信任的,以此激起徐川的愧疚之心,徐川会对皇帝更加忠诚。”

    顿了顿,晨光继续说:

    “徐茂德说的没错,像徐川这个等级的将军,平常时结个党贪个赃,真到了快亡国的时候,忠义还是有的,除非被握住致命的弱点,否则宁可战死也不会投降。徐茂德不是徐川的弱点,徐川不止这一个儿子,况且将门要名声,投敌的儿子已经不是儿子了。

    徐川心里清楚,叛国是国之罪人,即便投敌苟活,亡国奴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再加上皇帝压给了他信任,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已经做好了战到死的打算。要想离间他们必须用到小润,小润精着呢,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肯定不会因为我的一个挑拨就把徐川召回去,或者派人来处死徐川,他们现在都防备着我离间,就怕我算计他们。”

    司浅想了想,点点头。

    “我不往死里打他们一顿,他们还真以为我就会挑拨离间呢。”晨光笑盈盈地说,顿了顿,吩咐道,“你去吧,让徐茂德做得像一点,别被看出来破绽。”

    司浅应了一声“是”,转身出去了。

    晨光双手捧起瓷杯,小口小口地喝起来,一双浅粉色的嘴唇变得润润的。

    ……

    卢兴府。

    徐川年近六旬,长了一颗豹子头,看上去极是凶猛。

    在他带领撤兵从岐江回来赶往卢兴府后没多久,箬安就来人了。

    夏青禾给他带来了一条让他的肺子差一点气炸的消息,他儿子徐茂德在枫华府开城门投敌,那之后便不知下落,现如今龙熙国中部正爆发瘟疫,病死者无数,大批士兵因为天花死去,就连主将沐业都死于天花病毒。

    徐川听得手足发凉,在得知沐业的死讯时,有一瞬他甚至怀疑龙熙国的气数是不是尽了。

    徐茂德投降让徐川颜面尽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又是气愤又是惶恐,他最担心的是皇上会因此对他失去信任。

    好在夏青禾及时安慰他,说徐茂德是徐茂德,徐川是徐川,徐川是龙熙国的名将,徐家世代守卫着龙熙国,陛下不会因为一个叛徒就怀疑徐家人的忠诚,也让徐川放宽心,继续守卫卢兴府。

    徐川听了,又是惭愧又是难过,徐家世代忠良,却因为一个逆子坏了家族积攒了百年的清白名声。他恨得牙根直痒痒,对着夏青禾发誓,日后只要看见徐茂德,他一定先动手宰了那个畜生。

    夏青禾客气了两句,作为监军,夏青禾留在了卢兴府里。

    徐川心里明镜的夏青禾为什么会留下,但出了这么大的事陛下还肯说相信他,他已经很感激了。

    夏青禾是个乖觉的人,虽然住下了,但对军中的事不参与,徐川心里的那点不舒服便自己消退了。

    咸平五年,仲夏。

    凤冥国军队第一次兵临卢兴府。

    徐川接到消息,第一时间登上城楼,凤冥国军队一路闯过十璞峰,来势汹汹,徐川之前还以为他们有多少人,上城楼这么一看,他差点气笑了。他现在深深地怀疑之前领兵抵抗的那些人到底全是蠢货还是都是细作,凤冥国就这么几个人,到底是怎么让他们打赢的?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