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 礼物

正文 第七百零五章 礼物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沈润回到嘉德殿,进了书房之后命人生起火盆。

    小太监将火盆生起来之后退了出去,沈润站在龙案后面,从堆积如山的奏章里抽出来其中一本,翻看了一眼,而后将那奏章丢进燃起来的火盆里。

    他看着奏本被点燃,慢慢地化为灰烬。

    夏青禾的配合在他的意料之中,夏青禾在兵部被排挤是众所周知的,其中也不缺乏他暗中指使人的推波助澜。

    排挤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切全凭自己怎么看。

    假若夏青禾真的能在他的官位上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他也不会太在意被人排挤的事,然而排挤他的人不仅有龙熙人,还有凤冥人,他是龙熙人眼中的叛徒,他在凤冥人的眼里同样是叛徒,叛徒无论在哪里都不会被尊重。凤冥人亦在嘲笑他,排挤他,他想把自己当做凤冥人看待,却发现凤冥人并不接受他,回过头来,他又已经被龙熙人排除在外,他失去了归处,这是不管他坐在多高的官位上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而人们的排斥又导致他在履行公职时受尽刁难,职务上失落,个人生活上同样失落,在最初获得凤冥国重用的欣喜退去之后,他终于记起了自己是龙熙人。并且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然他也不会想尽办法将凤冥人克扣龙熙人饷银的奏本递上来。

    这个时候的夏青禾,只要再推他一把,他就会想回归到还是龙熙人的时候了。

    沈润站在桌前,静静地望着奏本燃烧在火盆里,火光跳跃,闪烁着阴森的亮芒,直到逐渐燃尽,变成一堆黑灰。

    他走出书房,候在外面的太监鱼贯而入,将因为燃烧产生的灰烟驱净。

    他唤来嘉德殿的掌事宫女鹂云:“去把先皇赏给我母妃的那对赤金石榴花坠子找出来。”

    鹂云应了一声,去了。

    凤冥国的军队攻占了龙熙国皇宫后,所有的东西都归了晨光,唯有嘉德殿里的东西她没有动,嘉德殿里还有他母亲留下来的遗物。

    ……

    天气仍旧炎热。

    夜里。

    晨光沐浴毕,松松垮垮地裹着奶白色的丝绸长裙,懒洋洋地坐在妆台前,单手撑着腮。

    凤凰宫中静悄悄的,只有司七站在她身后,用玉梳一遍一遍地梳理她乌黑的长发。

    晨光的脸色不太好,节奏紧张的日子让她身心疲惫,一放松下来就开始昏昏欲睡。

    就在她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的时候,一抹素白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身侧,从镜子里噙着笑望着他。

    他身上的气味是她喜欢的,是淡淡的橘子味道,在令人烦躁的盛夏清新又好闻。

    她睁开眼睛,从镜子里看着他。

    他半靠在妆台上,突然将手从身侧拿出来,他修长的指间捏着一枚赤金镶红宝石石榴花坠子。

    他浅浅地勾着嘴唇,突然俯下身子靠近她,一手抚上她的耳垂,将手中的石榴花耳坠穿过她的耳洞,挂在她的耳垂上。

    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味道越发浓郁,被一股暖意催发,清甜诱人。

    晨光从镜子中看清了全过程,耳垂上有一瞬的麻痒,之后便消失了。

    她对着镜子晃了晃头,耳坠上映入了烛火的光芒,变得亮闪闪的,她微笑起来。

    沈润将另外一枚耳坠递给她,她接过去戴上,又一次摇晃了两下脑袋,两枚坠子挂在耳垂上,也跟着左右摇晃。

    沈润从镜子里望着她,笑意漫入眼底。

    “哪来的?”晨光对着镜子问他。

    “先皇赏给我母妃的生辰礼,收拾旧物的时候翻出来的。”

    “诶?”晨光有些意外,转着眼珠子想了想,笑说,“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

    “你的生日已经过了。”

    “是啊,我的生日早就过了。”赤阳国使者出访箬安的时候,都已经提过了她的生日快到了,他却无动于衷。

    “那时候没心情替你过生日。”

    “现在有心情了?”晨光转过头,眉微扬,似笑非笑地问。

    沈润望着她的笑颜,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想补过生日么?”他问她。

    “不想。”晨光干脆地回答,没有半点犹豫。

    这回答并不让人意外,不过,如果她能回答“想过”,他们也许会更近一点。

    晨光不梳头了,她站起身,挥手示意司七下去。

    司七屈了屈膝,无声地退下。

    晨光摘了耳朵上的红宝石耳环,放进妆台上的首饰匣里。

    沈润立在一旁,望着她的动作,眸光微闪。

    “你不喜欢?”他问。

    晨光微怔,看了他一眼,笑答:“喜欢呐。”

    “那怎么不戴着?”

    “我要睡觉了,睡觉时为什么要戴坠子?”晨光疑惑地反问。

    她含着疑惑的反问是沈润没办法回答的,他只好笑笑。

    晨光转身,自在地坐在了窗下的软榻上,随手抱起正酣睡的大猫。

    大猫又一次在睡梦中被闹醒,恨恨地瞪了她一眼。天气热,它被剃掉许多毛,正不爽快,它想咬她一口,可是它不敢。

    晨光搂着大猫揉搓着。

    沈润还站在妆台边上。

    “累了?”他望着她懒洋洋的样子,问。

    晨光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你早些休息吧。”沈润说着,放下手里漫不经心地摆弄着的她的发钗,转身往外走。

    晨光倚在软枕上,搂着大猫,歪着头,浅笑吟吟地望着他。

    沈润一直走到门槛前。

    晨光安静地看着他。

    沈润在迈过门槛之后回头,正对上晨光似笑非笑的眼,那双眼里闪烁着聪敏和狡诈。

    她清澈的目光穿透他的双眸直冲进他的心脏,让他打了一激灵,一瞬间居然产生了一丝动摇。

    晨光是他这辈子遇过的最难缠的女人,因为她不会一看见他就只想着跟他谈情说爱开始憧憬未来二十年的和美生活。因为她这样,所以在他来说很糟糕。他希望她能迷恋他,可事实却是只有他迷恋过她,她对他的感觉永远都是一则谎言。他很不甘心,他不甘心的是,她真的没有心么?

    还是说,只因为对象是他,她只把他当成游戏的对象,所以她不会对他动真心?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