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哪一个更重要(二更)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哪一个更重要(二更)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以前就听过了,那么多年前的事了,箬安的小姐们讲起来还是绘声绘色的,希望将来自己能成为孟昭后,嫁一个像惠帝那样的夫君。”

    沈润笑笑:“惠帝的确算是龙熙国皇帝里最痴心的一位了。”

    晨光笑起来:“姑娘们说这话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这么说?”

    沈润愣了一下:“这么说不对么?”

    “惠帝母亲早逝,他虽是嫡出,出生便被封了太子,可他的父皇真正宠爱的是他的弟弟易王。惠太子曾三次遇险,第一次太子妃在长寿宫门口跪了四天四夜最后小产,皇上心软了,惠太子才被放出来,孟昭后因此再不能生育;第二次是惠太子自己急功近利闯下大祸,孟昭后的娘家把罪名全揽了下来,惠太子虽因此失势,但好歹保住了性命;第三次是皇帝病重,召所有皇子入宫侍疾,易王母子欲趁皇帝病重在长寿宫内斩杀惠太子,孟昭后带领五千太子府精兵冒险闯宫,将易王母子拿下,救了惠太子,易王母子因此被处死。我说的对吧?”

    沈润点了点头。

    “之后惠太子登基,成为惠帝,封孟氏为皇后,次年孟昭后二十三岁,生辰当日,添香殿落成。半年之后,惠帝纳当时六卿之首孙彻的长女为妃,一年后孙妃产下长子,被封为太子。太子出生后孙妃晋为贵妃,获协理后宫之权,同年皇宫第一次选秀,那之后宫中佳丽多达两千三百人。一年后,惠帝将生母为嫔的四皇子交给孟后抚养,同年,孙贵妃告孟后谋害太子,孟后因此被夺权禁足。在禁足期间,孟后染上心疾,请医问药了一年还是没能治过来,死的时候孟后不到二十七岁。惠帝自己倒是活到了六十七岁,死后还和昭后葬在一块了。”

    “你真了解啊。”

    “我对龙熙国的历史很熟悉的。”

    “你确实很熟悉。”

    “你倒是说说,惠帝的痴心在哪里?”

    沈润想了半天,皱了皱眉:“谋害皇嗣原本就是死罪,即使是皇后也不行,夺权禁足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一个连亲生子都没有的女人,一个能为了男人搭上整个家族,冒着谋逆的风险领兵闯宫的女人,她谋害太子做什么?”

    沈润想了想:“嫉妒?恨?”

    晨光莞尔一笑:“那惠帝当年肯定是像你这样想的,所以处置了孟后。”

    “你认为不是这样?”

    “在惠帝将孟后禁足的时候,惠帝问她是否知罪,她只反问了句“陛下不信臣妾?”,之后就再不说话了。孟后所患的心疾只是普通的心疾,并非重疾,只要好好服药,她是不会死的。”

    “你觉得她是被人害死的?”沈润问。

    “她是不想活了,她觉得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因为懊悔,她将自己生生耗死了。”

    沈润凝着眉:“这只是你的揣测。”

    “也许吧。孟后过世的那一天正是孙贵妃的生辰,从那以后,孙贵妃时常恶梦,逐渐疯癫,没两年也死了,宫中传说是孟皇后变成鬼来向她索命了。”

    沈润开始有点后悔主动提起关于惠帝的故事,他原本只是想为今晚的话题开一个头。

    “不过,这就是孟昭后的命,怪不得任何人。她成为太子妃,就必须要对太子尽心尽力,因为她没办法自己掌握命运,她的命是在太子身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为了能好好地活着,她必须要为太子付出一切,哪怕是性命,太子亡,她也活不好。她的愚蠢之处在于她不该心灰意冷,她很聪明也有胆识,她原本可以成为活到最后的皇太后,可她自己死了。”

    沈润心思微闪,他突然从她的话里领会到了什么。

    “这就是你不想做皇后的原因?”他低声问。

    “这与做不做皇后没有关系,我只是不喜欢我的命捏在别人手里。小润,你看,我原本就比别人的寿命短,这么短的寿命还要捏在别人的手里,这不是很可悲么?如果我没有能力握住我的命就罢了,可我有这个能力,我为什么不这么做?许多人是因为没办法只能妥协,可是我有办法,我为何要妥协?”

    沈润嗤笑了一声:“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哪怕我对你再好,你也觉得我有一天会对你不利。”

    “不只是你,我不相信任何人,我连自己都不相信。信任?你不觉得很可笑么,人和人之间连对方心里在想什么都很难看清,居然就冒失地说‘信任’,这是恶劣的欺骗,像这种无心的欺骗比有心的欺骗更卑劣。”

    沈润无言以对,他沉默下来。

    “我没有说惠帝是坏人,他肯定是对孟后很好,孟后才会为了他付命。虽说荣损与共,可豁出命去,即使是夫妻,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开始时惠帝肯定对孟后很好。可再好的两个人还是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变成一个人的。”晨光说,笑望着他,“小润,近一年来我对你也很好,你觉得,我会杀了你么?”

    沈润沉默地望着她。

    “你看,‘信任’多可笑!”她噙着笑说。

    沈润默默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开口,他轻声说:

    “我,也有想过和你好好地过一辈子,我想过为你建筑宫殿用你的名字命名,想过送你最昂贵最好看的东西,因为只有那样的东西才称你,我想过和你生儿育女,老了以后将皇位交给麟儿,牵着你的手带你游山玩水,然后死了一块葬进皇陵里,一块保佑子孙福乐康安,我也是想过的……”

    晨光沉默了一下,她浅笑着说:“我知道你想过。”

    “可是你没有想过。”他望着她轻声说。

    晨光只是垂着双眸微笑,她没有回答。

    沈润便也沉默了下来。

    晨光看了他一眼,忽然问:“对你来说,皇权和女人,哪一个更重要?”

    沈润抬眸望向她,他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对你来说,皇权与我,哪一个更重要?”

    晨光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微笑着回答:“皇权吧。”

    “的确,皇权更重要。”沈润望着她说。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