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七百七二章 变身

正文 第七百七二章 变身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又不是你,你以为我会为了一个‘贤德’的虚名,为了安抚、拉拢人心,为了提高底下人对我的忠诚度,他们让我做什么我就会去做什么?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该怎么做,从来都是我下令他人去执行,做不到的,要么辞官,要么去死。”

    沈润哑然。

    他确实忘记了她的执政手段和他的不一样。龙熙国以忠孝治天下,百年来“忠孝”二字一直被强调。君王不勤政、不听贤、不纳谏就会被视为是对国家的不忠,不开枝散叶、绵延子嗣则会被视为不孝。

    忠诚和孝悌规范了许多让国家稳定,但同时也束缚了许多。

    现在,这里已经不是龙熙国了,这里是凤冥国,凤冥国的凤主是用通过血洗令人畏惧来执政的,野蛮的治理方式,坏处是国家会和统治者一块变野蛮,而好处,那是对统治者的好处,统治者不用受任何人的制约。

    他知道了她不会受上谏的朝臣的挟制,可他还是想问一句:

    “就算他们逼不了你,那么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就算你问我我也回答不出来,我没想过。”

    司晨很直率,所以说,她的直率很多时候比谎言更伤人。

    她没想过,这是比她说“我不想成婚”或是“我确实想找一个凤冥出身的男人保证纯血统”更让人觉得无力的一句回答。有时候沈润想,她为什么就不能说的狠一点,干脆两个人撕破脸算了。偏偏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她又开始用没有结果的柔情吊着他。他才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去做的那个人才对。

    沈润突然很想说,他和她走到今天,确实是他有很大的问题,但她也别想摘出去。如今他们两个人,他是输给了她成了她的手下败将,但她既然想留着他,是不是在偶尔,只是在偶尔的时候,她能稍微顾虑一下他的心情。

    但是这话他没说出来,他说了之后她肯定会理直气壮地反问她一句“我为什么要顾虑你的心情”。

    他还是不要自打嘴巴了。

    烟火仍在燃放。

    沈润和司晨并肩站着,一言不发。

    终于,太监们将准备好的烟花放完了,庭院里还剩下许多过年时必备的爆竹,沈润嘉德殿的太监总管成安觉察到自家主子和凤主殿下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思索片刻,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笑着问还放不放爆竹。

    沈润已经不太有兴致了,他刚想说不放了,却听司晨先一步开口,淡声道:

    “既然都准备了,就放吧。”

    成安欢喜地应了一声,转身吩咐小太监把爆竹都拿下来,准备燃放。

    底下的太监年纪都不大,正是爱玩的时候,听说可以放爆竹,欢天喜地地将爆竹展开来挂起来,拿引柴点燃引线。

    沈润瞥了司晨一眼,她望着太监们将爆竹挂起来,态度冷淡。

    爆竹被点燃,开始噼里啪啦地响,过年就是讲究一个火热喜庆,将许多爆竹一块点燃,发出的响声震耳欲聋,弥漫起了大量的浓烟。

    司晨没想到爆竹放起来会产生这么多浓烟,冷不防将汹涌的灰烟吸入,呛得她咳嗽起来。

    沈润看了她一眼。

    她已经转身退到门廊下面。

    沈润默不作声地跟过去,她是真的被呛到了,咳得厉害,呛咳得眼泪都溢出来了。他取出干净的叠放整齐的帕子,沉默地递到她面前。

    司晨看了一眼递到她面前的帕子,没有接,她从袖子里取出一方黑色的鲛绡帕,擦了擦眼角。

    沈润的手僵在半空,他仰头望天。

    该死的洁癖之症!

    这么看来,以前和他演夫妻时,让她和他共同呼吸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还真是难为她了,沈润咬着后槽牙想。

    司晨突然在宫殿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

    沈润微怔,瞥了她一眼,这一回他没有跟着她一块坐下,他又不会总是犯贱。

    司晨坐在台阶上,清清冷冷地望着太监们兴冲冲地燃放爆竹。

    中途时,沈润突然蹙了一下眉头,他回头看了司晨一眼。

    爆竹全部燃放完毕,宫殿门前的硫磺味久久难以散去,侍立在一旁的宫人和燃放爆竹的太监喜悦犹挂在脸上,有点意犹未尽。

    司晨依旧在铺了长毛毯子的地面上坐着。

    成安过来报了一句拿出来的爆竹都燃放完了,言外之意库房里还有。

    沈润站在司晨身旁,听了成安的话,看了司晨一眼,问:

    “还放么?”

    “还有么?”司晨没有看沈润,冷声问成安道。

    成安赔着笑说:“回殿下,库里还有许多,都是往年剩下的。”

    司晨就点了点头。

    她不说话只是点头,成安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用求问的眼神望向沈润。

    “去都拿出来吧。”沈润吩咐。

    成安得了命令,吩咐人去库房里取剩下的爆竹。

    沈润瞥了一眼笔直地坐在台阶上一脸清冷的司晨,招手唤一个宫女来,轻声吩咐她说:

    “去给殿下热一碗牛乳来。”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再取些殿下爱吃的糕饼来。”

    宫女领了命,匆忙下去准备。

    司晨微怔,抬头看向沈润,她是不喜欢喝牛乳也不会吃甜腻腻的糕饼的。

    沈润站着,低头,直直地望着她。

    司晨坐在台阶上看着他。

    二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最先败下阵来的是她,她垂下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用沮丧的语气道:

    “这么快就发现了!”

    她抬起头,再望向他时,那双原本冰冷刺骨的眸子开始回暖,温柔如水,晶亮如星。她望着他,粲然一笑,露出两排白牙,变得软糯起来。

    沈润看着她。

    他才想长长地叹一口气,他就快被她折磨疯了,或许她是正常的,可是他要疯了。

    与司晨截然相反,晨光喜欢喝暖暖的牛乳搭配甜甜的糕饼,那样会让她愉快大半天。

    她恢复了她惯用的坐姿,不再是笔直的,而是双手抱膝,软绵绵地缩成一团,将身上的狐裘裹得更紧,她笑嘻嘻地看着他。

    被命令去将库房里的爆竹都取出来的太监们回来了,重新在架子上架好,用竹竿挂好,过来请示是否可以点燃。

    “点吧!”晨光轻快地说,把成安吓了一跳,心想凤主殿下怎么突然兴致高涨,难道是兴趣终于被调动起来了?</p>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