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炫书网 > 都市言情 > 荣凰 > 正文 第八百十九章 不被满足的需要感

正文 第八百十九章 不被满足的需要感

作品:荣凰 作者:李飘红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司晨掉头就走。

    沈润疑惑万分。

    “怎么……”他跟在她身后狐疑地问。

    “他们从另一个地方逃走了。”司晨一面说,一面寻找狭小的石牢里可能的出口。

    她之前只以为这座石牢是建在地下,却不想居然是在山里的,她分辨不出这里距离山脚到底有多远,但照从上面下来的沈润的说法,这里不是山脚。紫嫣等人是从地牢里逃走的,逃走时却没有遇到从入口处下来的沈润,起初在她的想法里,她以为沈润是因为发现了紫嫣等落荒而逃时留下的入口,她自认为是这样,之后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等到她从沈润的嘴里得知他是自己发现的入口,这就是说,这间不大的石牢里,出口不止一个。

    沈润在微怔之后帮助她一块寻找机括。

    他聪敏,能够从她的一句话里得到许多信息,他一边仔细寻找,一边问:

    “清平县主和晏樱的侧妃之前是关在这儿的?”

    司晨没有回答。

    “你们见面了?”

    “我听见的。”司晨用手指敲击砖墙,认真地倾听墙后面是否会返回声响。

    “你要救晏樱的侧妃?”沈润想不问来着,可是忍了一会儿,实在是憋不住好奇,她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谈起晏樱的侧妃,他轻声问道。

    司晨的回答很干脆:“我要救清平县主。”

    这回答出乎沈润的意料,这比她说她想救乐阳公主更让他觉得吃惊:

    “你不认得清平县主吧?”花心思去救不相干的人,凤主殿下是这么善良热心的人吗?

    “我认识英武王妃。”

    沈润不知道她和英武王妃有多熟,他不知道,所以他想应该不会很熟,营救只是认识的人的外甥女,凤主殿下是这么善良热心的人吗?

    “你的目的?”沈润干脆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没有。”

    “我不信。”

    “不一定每一次撒网都能捞到鱼。”

    这句比喻在沈润听来很形象,他噗地笑了,接着她的话说道:“可是只因为不一定每一次都能捞到鱼就不认真撒网,那样也算不上是真正的捕鱼人,对吧?”

    “我不捕鱼。”司晨所问非所答。

    整座石牢都搜遍了,一无所获,沈润先一步踏进之前囚禁司晨的牢房对面的牢房里。

    “是是,你只捕人,对吧?”

    司晨瞥了他一眼,没有理睬。

    “你不觉得晏樱的侧妃在他查探鹿彰岛时突然被绑架,有些蹊跷么?”

    “哪里?”司晨淡声问。

    沈润皱了皱眉:“我说不上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这话是认真地斟词酌句过,因为过于认真地斟酌词句,所以说了一句面目全非的话。他不想让司晨认为他是因为嫉妒故意找机会说晏樱坏话,可是他的确很想说他的坏话,不过,他也是真心觉得今天这件事晏樱很可疑。

    司晨倒是没有觉得他是在说晏樱的坏话,她淡淡地道:“你是觉得事情蹊跷很像是晏樱故意做给我看的,可你又想不通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才觉得哪里不对,是吧?”

    沈润没有说话。

    她一针见血清晰明了地将他的心中所想说穿,这不仅是因为她聪明敏锐,沈润心想,她能这么快地领会并接受他的意思,没有茫然,也没有任何抵触和反感的情绪,这说明她和他的怀疑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不管她和晏樱说过什么,不管他们从前经历过什么,也不管最近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被人看出来他们有点亲近,在司晨的心里,她始终对晏樱保留着怀疑,她就没有信过他。

    在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沈润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

    司晨她很适合做一个统治者,统治者之所以称孤道寡就是因为他们谁都不相信,付出信任只是他们拉拢信徒的一种手段,即使看上去十分信任的对象在他们的心里也始终都有保留。能够真正地做到冷酷无情,这对于一个手握江山的帝王来说其实很重要,然而这样的性子对于她周围的人来说却不怎么舒适。

    他不知道司晨和晏樱两个人过去到底发生过什么,可他总觉得他后期对她做的事大概跟晏樱做的事半斤八两。晏樱和司晨有青梅竹马的感情做铺垫司晨仍旧对晏樱心怀杀意,而沈润和她,虽说也拥有许多年堆积的情意,然而那些情意大部分都是由谎言构筑的,远没有青梅竹马的感情深厚坚固。有坚固的情意做后盾晏樱都差点死在司晨手里,联想到自己,沈润越想越觉得自己凉凉的。

    这个女人,她的心到底在哪儿?

    他一边将手指伸进石缝里,一边在心里想着。手指按下机括,脚下的石砖裂开一个开口,好巧不巧,那开口就在司晨的脚底下。他手指按在机括上,脚下的开口裂开,司晨连声音都没能发出来就顺着裂开的开口掉了下去。

    沈润惊了一跳,魂差点飞了,慌忙伸手去拉她。

    晏樱想拉司晨来鹿彰岛、意外发现的火教余孽、晏樱的侧妃被鹿彰岛的人绑架、晏樱亲自带兵来抓,这些背后的意义不明的事压在他的心里,他想来想去越想越复杂,偶然想轻松一下,却想到了司晨和晏樱的过去,对比了之后整个人更郁闷,总觉得凉凉的。在这时候他又把司晨给扔进陷阱里去了,他可以预见待会儿司晨会用怎样冰冷的眼神瞪他,这个预见让他更凉了。

    司晨没让沈润抓。

    这段陷阱并不长,轻盈落地之后,司晨向前方望去,这里是一个山洞,洞口处是悬崖,悬崖边上杂草丛里挂了几根碗口粗的藤蔓,从微乱的痕迹看出已经被用过了。

    沈润就落在司晨身旁,司晨却没有看他,径自走到山崖边,利用藤蔓顺着山体向下滑。

    她一专注起来就会视他如无,她有她自己的步调,不用别人跟随,所以也不会等待别人跟上她,这说明她不需要,她的性情也注定了她不会因为温柔就假装表现出她需要。

    她过于独立,有时候会让沈润觉得心里发空,可若是让他正视心里的这份空虚,他又会觉得自己矫情,他会为自己的这份矫情感到难堪。又不是后宫里那些贪恋帝王爱的女人,他是男人,即使他觉得她并不需要他,没关系,反正也是凑合着过。

    他在心里想。

    他不承认他在想起这些时感到躁怒。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师兄 三千美娇娘之纵欢 至尊纨绔 我的美女后宫 天才高手在都市 霸占全村美妇:山村美娇娘 逍遥小书生 金玉良缘 盛夏晚晴天之美女如云 风流情圣